•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弄堂春秋

阿姨妈妈

何阿姨是典型的小家碧玉,独生女,一直养在深闺。待到独生闺女成婚外孙上初小,她的丈夫去世后,她才第一次走出大院在居委会开得招待所里应聘当服务员。她那时候总该有50了吧,她并不缺钱,丈夫留下一笔可观的遗产和一处足够三代同堂的房子,女婿是外科医生,是我们弄堂里第一个开进四开门小汽车的。我猜她在同龄人都准备退休时参加工作主要为了排解寂寞同时也能体验别样的生活。她很注意修饰,每次出门头发染得乌黑发亮,嘴唇涂得殷红,脖子上结着和衣服搭配的围巾,她好像不是去小菜场讨价还价不是去整理床铺打扫客房,而是去赴宴。在她看到时尚画报里的秦怡后,也大大方方地亮出了她一头耀眼的银发,和电影明星一样,如雪覆盖,几乎没有杂色。家里有一张合影,在苏州黑灰的古塔下,她大红妈妈宝蓝,很抢眼跳跃的颜色。

张阿姨属于知识女青年,独生女。讲话慢声细语极有条理,有些洁癖,地板一天一拖,饭碗洗三次,衣服是洗衣机处理一遍手工一遍。她没有亲生子女,领养了一个。这个过继的小孩好像并不亲近,很早就分开住了,但和孙子相处得很好,每个星期从复旦回来,孙子首先回张阿姨家做家务,说些学校的事。她的先生是老死的,80多吧,送来了两只寿碗给我和姐姐。那时才知道这是叫喜丧,而碗是用来给小朋友的,寓意他们也能沾上福气长命百岁。张阿姨后来中风半身瘫痪,长大成年的孙子给她找了个保姆日夜服侍。保姆做事多是粗枝大叶,她看在眼里却不得不忍声吞气,因为自己是再也没有精力趴在地上一寸寸地擦了。

尹阿姨和钟阿姨有着相似的人生轨迹,工作单位在民办生产队,工作内容是踩缝纫机,有儿有女,一家5、6口挤在10几个平方的小房间里。她们都有一个“顽劣”的儿子毕业后没有听从分配,而是自谋出路,一个南下深圳一个东渡扶桑。开始两个做母亲的常唉声叹气,她们深知铁饭碗的好处,有分房有医保甚至第二代看病都能半保。而后,她们是该长舒一口气了,在日本的立稳了脚跟还陆续接了兄弟姐妹,深圳的挖了第一桶金现在衣锦还乡给老父母在玉佛寺旁的高档社区买了一套房。在电话里喜滋滋地说:我要学游泳,否则那么好的泳池不能享用不是太可惜了。也许这就是多子女的好处,总有一个会有点出息,虽然她们也都各有一个不太如意的孩子,至今仍需要贴补资助,不过比起独生子女的百分百,她们至少并不绝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