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弄堂春秋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伟大友谊

回想我的读书时代,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位好友,是那类早上吵架下午又和好的,自由活动时是一定手牵手走在一起的,互相知根知底所有光彩的不光彩的。所以后来看到一些交际诀窍,并不太以为然。因为以我的经验,友谊并不能经营,它也是需要缘分的。//这个词用得太滥,以致误以为只适用男女关系上。在有些人的面前就是能够敞开心扉无所顾忌,而且进展非常快,通常在第一学期的第一个月就已经确立。

13

她的学号是13,以此来代称。
她长得很莉香,但眼睛不大,保奈美在片里是故意把双眼眯成一条缝尤其是笑得时候,弯弯地恰似漫画书中的形象,但她有一样甜美的笑容以及和谁都自来熟的活泼愉快的性格。她的数学成绩通常是勉强及格,但毕业时一点都没不好意思地索要“啤酒眼”//数学老师的临别赠言。其实她有很多不开心的理由,3岁被扎根天津的父母送到祖父母家。虽然她在16岁时如愿以偿地领到了上海身份证,可也丧失了天伦之乐。只小她2岁的妹妹能撒娇发嗲,而她更像是局促的客人,在她们的双亲面前。她父亲得肝硬化在读预备班时就去世了。为房子户口的事情闹得鸡飞狗跳,她奶奶两次小中风。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哭得双眼通红,但很快地就收拾好心情,这一点也十分莉香。她喜欢直接用面盆放在煤气炉上直接烧热水洗头发,然后蓬着湿漉漉的头跟着一起瞎逛。她穿裙子去游乐场,爬上跳下全然没有察觉同去的男同学们都退避三尺。她人际关系非常好,虽然自从不幸抽到了这么个不幸的学号,人人都不愿错过拿“天然绰号”来取乐的机会。物理课代表因为坚决反对父亲续弦被暴打一顿负气出走的第一站就是她家。用她的话就是正在煤炉上洗头,这个男生怒目圆睁地冲开门来避难了。她新买的自行车被偷,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合伙瞒过她明察秋毫的奶奶。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字写得很好,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笔锋,前几天翻概率书,里面还夹着一张她写得纸条。那个时候班上很流行写小纸条,只言片语的在老师眼皮底下传来传去。后来上心理咨询,有同学奇怪我怎么收到张纸条居然控制不住地咯咯直笑,好笑的并不是内容,而是回想到了从前。在食指宽度的纸条上有文字有插图有符号而且对仗工整骂人绝对不带脏字。
她的大名很罕见在Google上仅搜索到一条,虹口区的某条路上专营小孩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很有可能,她第一份工作没干过一年就辞职了,她现在的家也在虹口。

非常意外地在概率的书里看到这张纸条,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得到她的消息了,但见字如面,这和数字化的东西感觉上完全不同。如果说用google wave可以快速推进工作进程并跨越了地域,那么鸿雁传书则是分享情绪跨越的是时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