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弄堂春秋

马王王马 这件房的第一代主人是一对老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说来也不幸,女儿在清华大学风华正茂时,无意感到腿骨的隐约作痛,结果诊断为骨癌,立即动了截肢手术。妈妈说这个故事意图让我不要对残疾大惊小怪,而要有同情心要帮忙拿信拿报纸接电话,可是给我的却是惊恐,担心突然有一天,我的腿也就这么地离我而去留下空荡荡的裤腿。单位给他们了和田路有独立卫生间的两居室,我们便迎来了第二代主人。这个写在户口上第一面的户主其实并不常露面。他把房子先给大女儿当过渡新房。新郎新娘如画中的金童玉女,而且非常高,新郎和我家阁楼等高(起码180)。他们在插队认识,先后回沪,偶尔相遇,情定终生,很是罗曼蒂克。这家人心底里对“倒插门”有些看不起,所以女儿隔三差五地回娘家尤其是怀有身孕后,而这做丈夫的独个留守,他好像是个挺能折腾的人,敲敲打打地在这段期间弄出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物件来,组合音响组合家具转角沙发。他姓马她姓王。大概2,3年后,他们不得不搬家,因为小弟也要结婚了。//男女历来不平等啊。婚结得很急,因为要赶在女方父亲闭眼前。即便如此,大刀阔斧地铲除掉还8成新的墙布等装潢,重新订购了一套很IKEA的摆设。这一对男得姓王女得姓马,在相貌上对比前面天壤之别,从天堂落入平常,由此也生出了因平常琐事而频繁的争吵,特别是得面对很多平常年代里并不平常的突如其来的转变,企业改制卖断工龄下岗待业,他们统统首当其冲。他们不断地托熟人拉关系找工作,又不断地因为技术年龄失去了工作。一年春节前夕,他们竟拉了集装箱规模的烟花爆竹堆放在房里,搞得整幢楼的住户寝食难安,小妹妈妈请来“老娘舅”他们也无动于衷,说我们也没办法啊,要吃饭要过年啊。但他们也有开心的日子,去杭州郊游一日也能大呼小叫欢天喜地,股票一涨就立即全家出去撮一顿。也有自尊心,有钱的小姐妹叫他家小孩当“陪吃”//很多小人都是人来疯,一个人吃饭没啥胃口,两个人抢着吃才有意思,说什么也不同意,尽管他家的锅里的基本是残羹冷炙。也许熟知他们的性格,家长很少来劝架的,难得的几次都带来不太好的消息,户主瘫痪了,过世了,女婿有别人了,他们分手了……而这一对从新婚燕尔就把离婚当顺口溜说的夫妇,却好好坏坏地一起过了很多年,直到女方找到了一个能给与体面生活的人,还为分割房产不依不饶地争了许久,却在最后签字关头抱头痛哭。小王叔叔曾对我说过:她是个很好的女人,跟着他是太苦了。一别多年以后,再次看到了王家大女儿,那个神仙姐姐,周迅般的小脸皱纹横生,一笑露出了缺了门牙的空洞,我立即联想到了悲惨世界中的芳汀,想到了所谓悲惨就是把美的东西撕碎。而她的前夫从服装厂的小工做起慢慢地成了设计师成了副经理,净身出户带着新欢远走高飞。他们家小妹,因为前车之鉴,得了恐婚症,宁愿孑然凄立终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