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弄堂春秋(定色)

写了老半天的东西,一个未响应统统没有了! 

实在很喜欢这张图片,就决定以它做背景作为这次的主题色
+++++++++++++++++++++++++++++++++++

妈妈有一次提过,评价她的人生是波澜壮阔的一生,很有传奇色彩。其实每个活生生的人都是一种奇迹。有本书曾经比喻我们的出生就是折扇底下的扇坠,而父母,父母的父母,父母的父母的父母则是一个巨大的扇形,任何看似微不足道地闪失,都会改变我们存在与否的可能。所以写传记并非是名人的专利,任何人都有值得骄傲的可以书写下来的历史。然而,市面上更多的传记都类似于“个人奋斗史”,记录内心的喃喃私语以及情绪的阴晴圆缺。我的定义是把自己当作背景,通过“我”对周遭经历的解读,来展现出一个“我”眼中的世界。

N(加拿大人)曾说上海的弄堂很罗曼蒂克,但那只是浮光掠影的表面,底子里它是实际的世俗的关系着千户万家的饮食起居。譬如,熟识它的人可以节省不少时间,穿3条纵横交错的弄堂就能从我家到人民公园的7号门。再譬如,几乎没有一条弄堂是光鲜洁净的,那边墙上靠着一床待修理的棕绷,穿过湿漉漉地挂在半空中的长裤衬衫的这边是晒着才从店里拉回家的煤饼。人与人之间会为了划分势力范围而争执但是“远亲不如近邻”这一点也是确定的,似乎全弄堂的人都是你的亲戚。年长的叫阿婆阿公,年轻的称呼叔叔阿姨,一起玩的是小弟小妹,唯一的区别就是在前面冠之姓。

张叔叔

对他并不很了解,因为他的工作单位离家很远,每天都得早出晚归。然而由此也看出他的细心,无论开门关门都轻手轻脚,不会打破原有的宁静。不像其他住户或是我爸,一转到弄口就能分辨出来,沉重的步伐,摸钥匙的悉簌,还有浓痰在喉的咳嗽。张叔叔手很巧,用废弃的水泥好像就在一夜之间在阳台上砌出了两处花坛,种不甚实用却赏心悦目的花朵。他在公共厨房自家的灶台上贴砖红色的瓷砖,不像常见的白色。房间里的家具多是他自个人打造的,印象中最漂亮的是一个立在写字台上的玻璃橱,手指形状的把手,里面放一些书一些装饰物,其中一本《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现在属于我的收藏。据说他是厂里的骨干,很多事情都得由他亲自操作组装。也许正因如此,使他染上重疾过早离世。(是化工厂,产品是化学原料)单位为了补偿,重新分配了一所大房子,有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和独立的厨房,秀秀阿姨(他的夫人)百感交集。 遗像是次子端在胸口的,长女只能呆立一旁。亲戚在公共厨房里相帮豆腐饭闲聊女儿在族谱里是排在末尾的,远远不如半路进门的媳妇。有人叹气插话可怜那孩子,聪明要强却不能上大学了。儿子并不怎么合群,没什么同学串门,常常沉默寡言地一个人躺在屋顶上。有一次饱我上去,说得第一句就是要学他样四肢摊开,否则瓦片会承受不住,下雨就要漏了。他的外婆张叔叔的母亲就截然相反,很喜欢自言自语带着浓重的口音缺掉几只牙后更是含含糊糊地,听众也许只有我这么一个,而且还是三心二意的。断断续续地知道她是童养媳,小丈夫待她极好却死得极早,孤儿寡母趔趔趄趄地营生。她有一双是我唯一见过的实实在在的“三寸金莲”,以一个孩童的眼睛来看,也不算太小,15、6厘米应该是有的吧,尤其是穿着现代的童鞋而不是戏剧中的绣花鞋配娇小的身子,并不特别地突兀。葬礼之后,她就被另一个儿子接去异地养老,好像很长寿,在我搬家之前仍还是活着。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