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lost

蛋汤的做法是先打散一只生鸡蛋,然后冲入滚烫的开水,再加一勺蜂蜜。这是北方同学介绍的,据说能清火营养。她说小时候只有在生病的时候父母才会做给她吃,厨房打鸡蛋的声音一响起,唾液便开始活跃起来,湿润了被感冒灼伤的咽喉。现在看来非常平常普通的食物,因为稀少而成了美食甚至成就了一番珍贵的记忆。似乎每个人都有类似的经历。我爸爸的生病美食是肉松,每一次枕在床上,他心心念念地就是福建肉松,不去三阳盛买一点放在床头,这个治愈的过程似乎就没有完整。我也不知道他这个瘾头是从何而来,也许也是从少年起开始的吧。我的则是西瓜,每年盛夏我总是要和重感冒一期一会,由来已久。小时候,应得的份额是1/4的西瓜,但一生病就可以自动升级为1/2。其实那时候西瓜非常便宜,我家都是一麻袋一麻袋买的,是那种可以敞开肚子放开吃得水果。可能大概是因为生病有特权先选择,最大的最红的最甜的,这才深深地留在记忆之中。
记忆是种很有趣的事物,那些的的确确在生命中出现过的场景经由它的包装反而变得遥远模糊和令人困惑。今天日记的标题是《lost》最后一集的台词。在它第二季时就放弃了继续跟进,原因是我可以接受天马行空但一定得自圆其说,而编剧似乎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圆满,只是不断地用一个未知的大坑去填实更前面的一个坑。当听说这一季是大结局时,又忍不住地一周一集地追。我想知道结果,想知道谜底,想知道编剧的真实意图,想知道那样一个目眩神迷的开始会有怎样的一个谢幕。Jack是明显老了,尤其对比闪回到旧日的镜头,这种反差让我唏嘘,6年似乎并不是太久阿。要诠释的大概是,我们都是在生生世世地重复着早已经设定好的人生,只有惊“醒”梦中人,才有可能性跳出这魔咒这轮回,进入光亮的“天堂”。至于他们手挽手踏入地这片新天地是不是另一个乔装打扮过的平凡的世界,这就无从得知了。很少会有正常人考虑身后的事情,尤其还是正当蒸蒸日上的壮年,就好比站在人生抛物线的最高处,天底下是一片亮堂堂的,活在当下每日经营才是顶顶要紧的,而两头——升起与坠落,虽离无尽头的黑暗最近,却不想也不愿去了解。
这个世界也许别有深意。
接着remember but let it go后的一句是move on。欧美剧里的cliche,但放在这里似乎挺契合我理解的内涵,赫赫。
//以前写过一篇lost的观后感,找一找,对比一下。
我记性果然好得惊人,很快就找到从前的那一篇,哈,里面用了同一个词:自圆其说.//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词语.
我还是喜欢光头,只是奇怪为什么他怎么被人附身成了一堆黑烟,到底是连跳3季,无法衔接.我还是讨厌kate,但不得不承认她是变化最小的一个,让人又找到一个可以与时间抗争的好例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