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脱节

姐姐回上海的第2天偶遇同时毕业分配的同事,说当年的院花怎么皱纹横生跟想象里的中年妇女没什么两样。她赶紧问妈妈,说自己是不是也这个样子,妈妈自然说你很好,和从前一样的漂亮。其实,我姐姐除了有点少白头外//她在初中时就有白头发了,其他还真是永葆青春的样子。接着她又和亲眷们聚会,坐在一起,除了聊天叙旧之外,表姐表妹们时不时地还要呵斥一下底下的新一代,不要吵哦,大人在说话呢。她说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叔伯舅姨们也会不时地说同样的话叫我们小声点别玩疯特了。她说原来我们和同龄人脱节了亚,跟国内的亲朋好友似乎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别说是她,就连我也早已经有这种感觉,在msn上挂的多是自家宝贝的大头照,妈妈们关心的是宝贝会爬了长牙了。爸爸们关心的是赚奶粉钱,跟随着股票的涨涨停停而上上下下。姐姐说她忍不住地就想到了闰土,我说你又不是闰土你怎么就敢断定闰土就定然过得不幸福,过得比不上整天忧国忧民的鲁迅呢?也许他还过得很有滋有味的呢!我一直都认为,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并能无怨无悔不后悔的,那什么样的生活都是极好的,难为的倒是朝三暮四的主,每天都有不同的想法和愿望。
昨天在微博看到一个名人说现在青年人要么不肯担当什么事情都要推到别人身上,父母没用社会黑暗要么就是一不顺心就自杀哪像他们当年虽然日子过得很苦但积极向上充满斗志。我觉得他这样说很不好。其一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士气正高,连写给小朋友看的童话都是叶圣陶这种分量的大家!其二说到底最近连续着的跳楼事件也证明了青年人对自身处境的不满意,只是他们抗争的方式比不及前辈勇敢,他们寻到的出路就是毁灭自己。然而比起那些已经丧失了自我意识的“闰土”,他们还有一点点觉醒的意识,至少拒绝了“我为鱼肉”继续被动消极下去。。。可是,我们不再有那个新时代的启蒙者,譬如李大钊,最牛的老师也只敢议论30年前的是非,他们遍寻不到帮助手上可及的资源也许全是此路不通的绝望,咳~~~~~
跟时间脱节,是好事情;跟和自己格格不入的社会脱节,也是好事情;跟从前的朋友脱节,不怎么好但也没办法;姐姐最后说还好我还没跟你脱节,我们倒是愈走愈近了,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