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我的老师

现放在标题栏的是来自于JAVA的最后一课来自于爱因斯坦。相比在国内流传更广的另一名句,“1%是天才,99%是血汗”,我自己更喜欢这句。
 
++++++++++++++++
考试与昨天全部结束了,说61是国际儿童节,但其实国际得很有限,在澳洲这天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普通日子。不过我还是非常高兴,因为第一学期终于圆满结束了。。。
++++++++++++++++
Dr House
是一个长相气质跟House医生差不多的老师,说起"风凉话"表情可以很严肃。他其实只是我会计的lectuer,代过一次的tuto。以前提过,商科学生人数众多,所以我们几乎没有直接交流过。可是不知怎么印象却是最深。他在讲budget时,老是拿他的ex-wife举例子:“今天垃圾倒了吗?牛奶买了吗?地吸尘过了么?”敢情妻管严并不是上海的专利产品,看上去神气活现的House同志,回家也不得不低声下气地 "Yes,Madam“。大概郁闷许久以致无名指上婚戒的痕迹都看不清楚了,还时不时地要拿出来抖一抖。他在代课时,除了做题目外还跟我们讲了一些题外话,譬如考试时做完一条划掉一条不用再反反复复地怀疑检查。大考75分以上的同学应该跟我们继续在一起,因为会计是最实用最容易找到体面工作的。至于75以下的,就去学"soft"的科目吧,你根本就没这脑子。Tifenni就是因为他讲话的不留情面而狠得咬牙切齿,在火车上气鼓鼓地说就是自己能考过75分也不学这门课,哪里有老师只会打击不会鼓励的?House似乎还很忠于慈善,每一节课也都要讲赚钱的终极目的是做散财童子,你们今天坐在这里听我课是一种投资,毕业了就能按钟头收费。象学校的创始人,他之所以能成功就是think quicker,具体地你们可以google上查。我也在这里做过学生,当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是个小男孩,学校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很多很多的毕业生赞助的…………。从小就在这里接受教育的话,不成为一个好善乐施的人会很难。做完礼拜会有一个募捐箱的传递,上个课老师又在不断灌输你做慈善,图书馆学校很多的公共设施基座下方都刻有捐赠者的姓名,还有那些拗口的地名公园绿化带总之无处不在如影随形。国内正当红袁腾飞靠剑走偏锋来耳目一新独树一帜,可其实讲一些积极向上的也有可能出彩的,关键在于那个老师有没有人格魅力。以此,House算是好老师,他的tuto有其他班的来偷听可以证明他教学能力的认可,而我都过了易被感染冲动的年纪了,都还会咀嚼再三他所说的一些人生经验。譬如上个好学校,拿个奖学金,毕业好工作,如此除了交税和死亡其他得想怎么就怎么,对我来说真真是意味深长呢。最受宠若惊的是,他居然认得我,说常在图书馆看到我,act quicker。//其实一直很想问他有没有看过House医生?(澳洲有一个频道同步放美国电视剧,csi,cm~~),但目前为止没胆子问出口,赫赫。
+++++++++++++++++++
Ping
由于主修人数少,他既是我们计算机的lectuer又是tuto。他是中国人,第一堂课自报家门,叫ping(中文名应该是平吧),问我们ping在网络里派什么用场。我们的科代表自然是积极响应。巧的是,那天报纸上有一条新闻就是澳洲本土学理科的人数逐年下降,特别是数学,平均的计算能力差强人意,高中起点的数学老师已经全面进口。高中如此更不消说大学了,看来,毕业找不到对口的改行教教微积分前景也是一片大好阿。可能一个班统共才10来个学生,即便上的是2个小时的lectuer,他也会叫同学上来写黑板。我挺不喜欢上去,可是也许我名字太容易叫了,第一个被提问的就是我,大概提问最多的仍然是我。他还说要想不被提问就要坐在最前面的两排。教室就是机房,所谓的前排就是以他为中心的半圆形。他的左拥右抱基本上是我们的科代表和native的一个女生包办了。科代表不是怕被问相反很乐意,占这个位置是便于咨询更高级的问题,而native呢是真的不喜欢,有一次叫她,她脱口而出:no way。全班哄堂大笑。还有一次,一日本男生烟瘾很大,时常中途要溜出去吸一口。有一次他进来动作大了一点。这时候Ping又在出一道无人认领的题目,鸦雀无声间就借题发挥要那个男生来发挥一下,不断地“鼓励”“say yes,say yes”,那同学面红耳赤得,其余人则笑到脱了力。看到贴出来的奖学金告示后,Ping说你们都应该争取一下。native说这是针对国际生的,她没资格。Ping摇着头想了下说应该有一个你可以去申请,是专给本地的而且是学理科的女生,你算算班上有几个女生&&native(boolean)。大概看出我在纳闷怎么连女生奖学金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他又继续补充道,我对学校的奖学金很了解的,几乎都拿过了就差这个了。他说话挺幽默,上课也挺认真,似乎除了长相口音以外完完全全融入当地了,他会说我们boy,boy的(这里人哪怕90岁满脸皱纹的老头老太都自称boy,girl,严肃如House也是boy不离口),水笔得甩两下才能继续写,他也会说“made in China oh”,(这一点让我很不舒服)。老师拿了两个博士,文理兼顾,据说凡是连上网的电脑网关,没有他破不了的密码。顶尖的人才飘洋过海的发扬国际主义,有些悲哀但也许是真正读书人最好的出路了。
 
+++++++++++++++++++
I see you
以前icq的俗名,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句话是我们dean在最后一节lectuer上说的。她说你们不要以为我只是上上课,你们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其他科目的表现其他老师的评价我都时时刻刻的关注着,即使你们毕业了,我还是有接口可以继续追踪的。听上去象小学的班主任,老母鸡一样地寸步不离。开头我们很多人都以为她是管理的角色,并不参与实际课程的设计,她也曾自嘲过计算忘了大半了。可后来才知道是数学硕士,接着又读下计算机硕士。大概是习惯性思维吧,她教的是一门IT人如何与外界的communication,又是一个女得(系里面唯一的女性老师)。好像学理科国内外骨子里都有点瞧不起学文的,我们的科代表就抱怨最不耐烦死记硬背,这门功课有什么意思! 而中途掉队的两位学生又都是转到了文科。我算是文理都接触过一点,公道的讲,要学好都并不容易。文科需要有悟性,理科则需要有扎实的基本功。文科的入门易导致大多数官员运动员演艺人员多选择在此镀金,结果恶性循环败坏了文科的名声,好像三教九流的都能轻而易举地把文凭拿到手。Dean是访问过中国的,可是当提到防火墙的时候,对我们过滤掉知名网站,建自己的校内网开心网很是有些异议。这个时候我敏感的自尊心就象是被狠狠地锉了一下,立刻在presentation上反击,google也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无国界,它时不时地会把网民的隐私给美国政府,微软也按着后门呢,所以用红头文件用防火墙也是我们的一种保护方式。我知道一个强大内心的人格对别人的不实之词只会一笑了之,过分敏感正是源于心虚和游弋。什么时候我可以不用如此斤斤计较呢,或者如Ping一样潇洒地自嘲一番呢?最后一课的职业道德,里面有一条说不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当中。和老师们相处3个多月,我看到的他们都是一副老师面孔,似乎不受家庭琐事的困扰,除了课程分享得多是笑声趣事和调侃,至于个人事务上的忧虑郁闷头痛脑热的从来都不提得。私事和公事能在情绪上分割开来,这点我是很佩服的。
++++++++++++++++++++++++++++
我的名字,关系较为亲近的才念成一个音调,而在这里人人都这么叫着。这就象是在澳洲的人际关系,总是对着外人笑脸相迎着,可以随意地跟陌生人搭讪聊天,但实则是各有各的喜怒哀乐,外人是从来也不想知道的。
//这是我第一学期的课程,全部都是图书馆里借来的,省了不少钱。下一学期,姐姐给我买kindle,将省钱发扬光大。。。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3月:战痘的青春 4月:漂亮的中国人 5月: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 6月:我的老师 7月:玩具房 8月:普鲁斯特问卷 9月:I am still here 10月:the-journey-of-life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