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

快要考试了,所以没有时间更新了。先放个题目提醒自己,下个月补充。
上星期在车站旁听到有街头艺人弹这首曲子,夕阳西下的落寞和惆怅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回旋散播。。。。。。。
+++++++++++++++++++++++++++++++
有没有一首歌一首曲子让你的神经被轻轻掀起?我是有过的,而且很多次。前几天看书到很晚,然后在睡觉时,忽然地听到很远的一个电台里在放着“天堂里的又一天”,主持人在讲什么为什么会在如此黑的深夜播如此老的歌,一点都没听清楚。那几天,正担心着爸爸,爸爸51感冒许久都不退烧,去医院检查测了好多设备也没得出结论。今年春节,爸爸过得很不如意,他最好的一个朋友,交往了50年的朋友突发疾病在长假中离世了。他在电话里跟我讲得知这个噩耗时,他双腿都站立不稳就是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爸爸的这个老朋友我也是熟悉的,小时候还去过他家吃过饭,看上去比爸爸要精神得多的一个人,而且非常地能干,从搭违章建筑到修冬天爆裂的水管,我家的小修小补常常是要仰仗他的。有时候我也会纳闷,象爸爸那样不善长交往不会说好话的人却会有这么一个友谊长存的知己,他们的关系到底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呢,从青春到白发,真的坚持到了只有死亡才把他们分开。所以听到这首父亲写给夭折孩子的歌曲,我心情也跟着变得很差,觉得自己的无能为力。好在现在已经查明原因,父亲已经在恢复中了,终于如释重负。
还有一次,我坐在厨房里做数独,听到肖邦的第一号夜曲,也是从遥远的窗口飘来的。现在的家里没有cd唱机,只能听听电脑里的数字格式。想起多年以前,自己在北京西路老家的冬日黄昏天俄着肚子做作业。有些人家已经生起了火开起了灶头炊烟袅袅,而父母还没下班姐姐也没放学,橱柜里连剩菜都没有,朝西的窗口反射着是无精打采惨白的最后一抹余光。这首曲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在锅碗瓢鹏的伴奏下遗世独立。当时光快进到此刻,再一遍遍地听到//那个人跟我一样,喜欢反复放一首曲子。就发觉又平添了很多勇气,因为虽然人在长大的过程中会失去很多东西,留不住很多东西,但至少还有音乐可以陪伴着我,小的时候它可以感动我,现在仍然可以感动我,当我老后,它应该仍然可以感动我,因为因为在这之中有更多更多与个人联结在一起的难以割舍的回忆。
再举一个例子,在火车上听到斜对过的耳机里放着王馨平的《别问我是谁》。我的耳朵在捕捉音乐方面特别的灵敏,实在是训练有素:)。耳机的主人应该是中国人吧,闭着眼睛,头斜靠在车窗陶醉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是不是被这歌词而打动想到了那些心底里喜欢过的却说不出口的留不住的人呢?在异国他乡满车厢鬼佬的包围之中,戴上耳机就全然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里去了,音乐就是这么可以一生痴恋的事物。
最近在看一本关于茶道的书,说上好的茶,“重如铁”,好的音乐也是这样的吧,沉甸甸地压在心头上,无论天涯海角,它就是有力量把你拉回记忆中的时光!
//补于2010年6月2日,java的作业3是不能用自带的工具,写一个时间机器,澳洲的日期书写格式是月/日/年和12小时制,光这一点就是很别拗。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2月:放心去飞 3月:战痘的青春 4月:漂亮的中国人 5月: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 6月:我的老师 7月:玩具房 8月:普鲁斯特问卷 9月:I am still here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