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化妆舞会

在墨尔本穿着破洞丝袜的女郎照样趾高气昂,相比他们穿衣上的随意,上海是要精致多了。随便哪条马路走走,迎面走来的“土著人”衣服质地可能天差地别但都收拾地清清爽爽,看上去体体面面地。那天火车停靠,一溜排放学的孩子穿梭车厢,着统一的校服背统一的书包甚至连发带都是一模一样的。老是说改革开放前国内颜色只剩下蓝灰黑,国外却都多姿多彩,其实即便在那个时代也还是存在着时尚以及对美的渴求。除了心心念念的红裤子以外,我还可以数出很多呢。有一阵子流行过带假马甲的连衣裙,裙子红色,上身为白色衬衫色样与红马甲缝制在一起。很多小姑娘都有这么一件加之我那时读书的状态如做梦连同班的名字都叫不全,参加中队活动稀里糊涂地就此跟错了班级闹了个大笑话,因为这两个中队长都穿这样的裙子,细微的区别是一件大红一件橘红。太子裤又叫香港裤也曾风靡一时,宽宽肥肥得无形中能把矮个子压缩成了侏儒,但似乎每个男的衣橱里都挂着一条就像同期所有女性无论老幼胖瘦必备一条踏脚裤。和太子裤搭配穿的是深浅不一得红色丝质夹克衫。有一次,老实人樊情急之中就恶狠狠地在后背上写上“笨蛋”两字。结果被告到了班主任,说是好不容易从香港带回得,费了多少钱周折云云。本来这些争执也就是同学之间有来有往的细细碎碎,属于人民内部可协调的矛盾,这么一来这位男同学反而变成了势不两立的敌人,没有人再和他说过话。除了红裤子外我还吵过买另一种样式的裤子,一般为棉布料子,黑底灰格格子中间缀有白点(这白点子考究得都是针线缝成的)。也是这裤子都快要过时了,我才等到了一条,却因为是全棉,被教室椅子上的钉子一拉扯就是一个小洞,所以没怎么穿却已经是千疮百孔。

关于饰物

小时候扎好辫子后,在发梢或发根上总是会有一两件饰物。譬如七彩迷你的小鸡小鸭,这里的小朋友现在仍然戴。再有皮筋上绑着两只弹子大小的塑料球半面是红兰或黄半面总是白色鲜明对比。还有形状如数学符号“无穷大”,底下用配套的叉子固定。我有一对是阿姨送的,掉了一根叉子,其余依旧健在。再之后是材质不一的蝴蝶结,两端用雌雄搭配粘住。这有一个弊端,要么上面的蝴蝶萎靡不振了要么就是下面的松垮脱线,总之很难挨到寿寝正终。在之后是有了金属的夹子和现在的底座相似,但上面的修饰多是一朵朵像是插在玻璃瓶里的塑料花,当然花朵是用蕾丝麻纱料等做的。姐姐买过一个5块钱,和蝴蝶结一个问题,没过多久上下分家。再以后的夹子就跟今天看到的差不多了,只是好像质量上更实在些,有一个从姐姐到我大概夹了有5年的光景。它其实仍然可以使用只是上面原本金属黄已褪成了褐黄,脏兮兮地黯淡无光。

皮带
那时候小人不用皮带的,开始裤腰里穿插一根宽紧带,后来改进了用拉链拷纽,然而,这样就很难再修改。在这里的商店里看到有些成人裤子腰际两边各放了段皮筋,为啤酒肚作准备吧。最早风行的是的皮带要比普通的粗壮2-3倍,皮带扣是闪闪发亮的有机玻璃,配上高腰裤,远远一看上身就只到胸口,大家都有非常夸张的下肢。然后,出现了类似穿橡皮筋绳的方式组合而成的“环环相扣”。这种式样拆卸很方便,腰粗腰细可以调节,哪一节坏了还可以自行更换。(通常都是靠近皮带扣的一段最容易坏,节俭的就会时常更替,这样提高了使用寿命)妈妈买了三根,姐姐和我很快就追赶新的时髦了,妈妈却修修改改最后三条并成了一条用到了现在。

从看到中学生放学到下车,一共才4站路的遐想,就已经翻了那么多的花样,可以确认那时并不是苍白得一无所是,以后想到了再慢慢补充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