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Pleasure is everything

我把电脑比作黑洞,因为它毫不客气地吞噬我的时间我的精力。然而,有人告诉我,网络也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愉悦。确实,在人民微博上联系到了老版主,那心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述。也许,他们只是工具,他们的好坏不在于他们的特性而取决于使用人的能力。
跟妈妈说我准备到学校树林里挖一点泥土,再到QM捡一些蔬菜瓜果的根茎,用吃完的4l冰激淋盒子当花盆好好地摆弄一点青葱菜什么地。妈妈听后激动不已,如数家珍地指点我凿几个小洞,底层铺小石子或木板,再上泥土,先还是弄点容易长得植物等养肥了再试试难伺候的。说起来,妈是地主小姐出生,但她似乎偏爱实惠的经济作物。在老房子有限的空间里,种植得几乎全是可食用的,烧菜一半没有葱,就叫我拿把剪刀到阳台上喀嚓喀嚓。
这里的太阳也是妈妈喜欢的,从早晨7点到晚上8点,一刻不停地散发热量。更友好的是,当地居民很少有晾晒被褥的习惯。不象在上海,难得碰上个休息日的好天气,天还没亮公共晒台上就有主妇们杀气腾腾地占好有利地形,时常还会因为湿被单随风摆动到了另一竹竿上的棉花胎而争执。计划着毕业后买一幢小房子,前面栽种一棵柠檬树一棵苹果树后院就是有机蔬菜的天下,当然得空出一块地方给妈妈晒被子。
贪图便宜,买了一罐没有拉口的金枪鱼罐头。都憋出了汗才划出一道参差不齐的浅口子,瘦瘦地只有汁液才流得出,搬出了老虎钳子用力向上挑,就这么几个回合才终于撬开1/3,那模样象是妖怪的龇牙咧嘴。妈妈好像都是轻轻巧巧地就拉开西红柿罐头,吃不下的还能再合起,不知道是工具不对还是手法上的问题?信箱不时地塞进附近商场的DM,这一次居然看到了汉字“虎”,他们知道春节还知道今年是虎年,有好多人甚至都知道自己的属相,彭就是其中之一得意洋洋得说我属老虎,老虎是大王。
 
在最新一集的NCIS上有一镜头是墙壁上肥猪似的涂鸦,在火车上也时常看到,用大块大块的色彩。还有csi中一集是青少年晚上开快车以击打邮箱为乐趣,我家的信箱真得就和里面得一模一样。他们比较写实,所以我似乎早就认识了,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没错。不象国内的剧集,好像人人都住在很大的房子开很好的车,我的富二代同学“小开”因此误以为中国人均年收入10万人民币。他眨巴着眼睛说10万又不多平均下来每月一万都不到,少于这点生存都很困难的亚!还有一次,在车厢听到一段对话,女的说真嫉妒你的房子有这么大。男的说就是旧了点有120年的历史。百年以上的房子,我倒吸一口凉气。舅舅有一间房是上世纪80年代造的,破落陈腐,即使有世博东风,好像都没轮上大修。我是倾向于住旧房子,那种沉淀出的美感是新房子所不具备的。就像前面提及的泥土,只有养熟了才可以换种更娇贵的花草。但前提是它得根基牢靠建筑美观大方,若如同一个靠吃青春饭的瓷娃娃,那还没老就已衰败,舅舅的房子怎么算也没过而立之年呢。
我是一个劳动者。这恰恰就是为什么过得舒适对我那么有吸引力。黄杨木的床,羽绒枕头——滚烫的茶一大早就轻轻地放在了床边——盛着许多热水的瓷浴缸——芳香的浴巾,那种完全陷进去的安乐椅。而且而且,富饶土地的灯火才有可能把真理照亮
但愿这一天来得快一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