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人在天涯

从msn头像,才知道同学已在牛年生子。最近的一次见面是在她的婚礼上,然后在space上蜜月旅行的照片,再然后只剩下沉寂,所以突然看到抱着孩子满眼母性温柔的神情好像自己坐进了时空机器。
有张贴,名字叫天涯上有多少个ID的主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光读这标题就有些毛骨悚然。常识中我认为它还在起步发展的阶段,internet的诞生从1974年算起,叱咤风云的大佬们似乎个个生龙活虎(除了乔布斯)。而且似乎它总和创新激情捆绑出售,80岁以上的开博懂ps才够得上新闻,数码商店里攒动的人头多属于青年。然而万一它是打了肉毒杆菌的老妪?有一天忘记了注射,猛地象同学那样出现在面前,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人神经错乱。
在最初上网的日子,我喜欢泡一些文学论坛,之后也在社区里面种花养猪qq聊天,再后关注时事新闻。当学校也开始用twitter来做广告的时候,却已经对网络无甚兴趣了,连上线完成规定的步骤:查看学校信箱,了解天气预报,收听教育广播,断线。不再喜欢闲聊,twitter从去年底起使用人数逐月下降,facebook/unfriend成为去年首推新词。也不再喜欢扫视新闻,它可以匪夷所思地让你嗤笑(张家界的南天一柱)或是匪夷所思地让你苦笑(600万是全家积蓄),但它跟我的生活如平行线不存在交汇的一天。网上,我最喜欢呆在自己的主页上,若有所思地忘形,赫赫。已经很少看见6位号的QQ亮起,也许说明这份感触并不是我一个人独有的。它是这虚拟的万花筒,绚丽光彩但实则只是平淡无奇的碎玻璃,长醉不肯醒的应该还是少数派。
昨天看完了从国内带过来的书,《白色巨塔》。被人推着前行追求并不在意的目标的经历我也有过,所以涌动出很多共鸣一时却又难以抒写。然后就想到了层出不穷的数码产品,疲于奔命的学习因为担心落后而挨打。
贴子提醒我在遗嘱前得加进一条,要求执行人在本人blog上追加一通告。某年某月某日,因某某与世长辞,享年。
有始有终么。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1月:人在天涯 2月:放心去飞 3月:战痘的青春 4月:漂亮的中国人 5月: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 6月:我的老师 7月:玩具房 8月:普鲁斯特问卷 9月:I am still here 10月:the-journey-of-life 11月:苔丝 12月:根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