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在墨尔本的第一天

我乘的航班于黑色星期五起飞,但大家都不信邪,客满。有2位客人因故上来了又下去,如此晚飞了30分,不过也因此我一个人独占两个位置,人可以平躺下来,垫两只枕头盖两条毛毯,呵呵。发觉一件挺有趣的事情,班机上所有的说明的都中英两遍,但说英语的时候会比较精确比如是2位旅客是推迟15分钟而播报中文时则是一些旅客稍后起飞等模棱两可的虚词。在飞机填了入境单,居然有一单词无论如何也看不懂,知道服务的空姐英语也有限,叫我原先邻座的只用几个单词“come in your mom”。只得打开锁好的包翻出电子词典,原来是结核病。其实也应该猜得出,这里的人们最忌这种据说是第三世界特有的传染病。
下了飞机,脑袋还没转弯,见机场的工作人员帮我放行李,跟他说:谢谢。出关倒也简单,挥挥手就放我走了,想起机上服务员再三嘱咐吃不完的苹果香肠一定要扔掉否则一查出来罚款400澳元。大概我长相良民,所以免检,呵呵。这里的出租车都是印度阿三开得,说得英语卷起舌头听得比较困难,还不太认路,问我this way, that way ,which way?昏倒。
一路上都是低平的矮房子,两层楼的都很少,外面是一座小花园,灌木红花照顾得很好。姐姐说买栋house性价比高,但要我伺候花花草草搞园艺恐怕近年还不太乐意呢,小时候被妈妈视为还显出点抱负的志愿是要住花园洋房外带喷泉,在这里不算什么理想而是基本条件,大凡有份正当工作的都能供养得起。
在新的房子里最不习惯的是,白开水直接从水龙头放,同一个水龙头洗衣服冲马桶就觉得不环保,澳洲是缺水国家吧怎么可以如此大手大脚的。家用电器也都是不关的,网线是一直插在上面的。挺干燥的,才写一点东西头发已经干了衣服也可以收来了。跟原先的家不一样的是,没有什么家具但有很多不同规格材质的收纳盒,很有点宜家的风格,我还带来了在那里买的餐垫,摆在长长的西餐台上,墙壁挂着宽宽的厨房吸水卫生纸,这在上海也是比较难买到的。橱柜很大衣服都能挂起来,不锈钢的衣架碰撞一起发出的声响让我想起了以前在百货店,没事也喜欢胡乱地在架子旁翻弄,这声音暗示着生活富足琳琅满目的意味。
第一顿餐是巧克力蛋糕加白开水,明天去学校熟悉地形然后买辆自行车外加去看看唐人街。汽车还是不太敢开的,这里至今仍属英国的邦联,驾驶员坐在右首,且路是上上下下的坡道。
现在已经下午6点了,但太阳仍精力旺盛没有下班休息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