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谁应该与我相遇

在广播节目里听到了立遗嘱的事情,说即便是再微不足道的财物,能特别地立字指定给与某人,也是人生中很好的一个美丽瞬间。我第一次接触到有关遗嘱的事情,是在阿加莎的小书里多年失去联系的外甥在尽职的执行人的竭尽全力下收到了几经转手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遗赠,颇费周折的验明真身路途波折后,得到的不过是一幅不具名风景画或是一套褪色缺了口的茶具或是两件黑色钉着古怪纽扣的斗篷和一张边角磨得光溜溜的笨重书桌。在我心里最初排在遗属首行的是是衣服,会想要是我突然地死去,那些还没来得及穿得新衣裳不都是要给张三李四们穿去了么,多么不甘心多么遗憾的事情啊。把衣服看成是头等大事,因为那时我连衣柜都是由姐姐那里继承得来的。在逢年过节时才特制几件新衣服,大人们大概认为小儿童就应该像89点钟的太阳阳光灿烂,所以选择的多是浅色系譬如白色绒毛袖口领子的大衣,粉摆的夹克,湖蓝的连衣裙。那时我是一刻不消停的主,所以大年初一还新装上架体体面面地,第二天就不得不套上袖套遮丑,第三天就不得不换上风吹雨打都不怕的旧衣服。等和姐姐身高上平起平坐后,全部都可以是新的了,衣服就自然而然地不是我的焦点了,取而代之的是书。我得书架上没有一本是第一版的或是用人皮金线做封面的或是附有某位大家的亲笔摘要,所有的藏书都是能在书店里看得见买得到的,但因为每一本我都记得来历,譬如怎么省吃俭用地,怎么来回做了几番思想斗争,怎么又懊恼不已捶胸顿足地。开始不把书太当作一回事大概是从接受图书馆接受借阅开始。开头很不习惯,那里的书熏黑卷边面目可怖,不爱干净的读者似乎嗜好边吃油炸的点心,边用油腻腻的拇指翻着书页;而大凡走进武打书反腐书的专列才就能闻到了已经溶为一体的烟草味。这跟我看书前都要洗干净手天壤之别啊,能克服这种情绪,当然不是因为常能借到新书,而是明白细菌无处不在,即便时常跪着擦地板被褥常晒太阳,但每平方厘米的微生物都不会比公共卫生间的马桶少多少。有了公共图书馆的便利,就不太买书了,没有了费尽心机的主权,书退居二线地成了身外之物。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从小学开始写的日记百年之后该如何处理?96年读《安妮日记》后曾大言不惭地对丁说,这本书不过就是因为在非常的年代下,如果去除这宏大的背景,无论是艺术价值文学水平我可高得多了呢。这属于年少无知的夸张,但要是一把火烧掉还真舍不得,而且至少还真实记录了一段段不官方的现实映像。譬如现存所知的历史里流芳的女子极少,有名有姓的还多跟风流阔少的香艳韵事有所关联,不是她们缺乏才情勇气智慧而是那时的"史记"由老爷们接力棒地薪火相传,连磨墨铺纸也通常是书童包办的,母亲妻子女儿们只有在旁红袖添香的份。保留的话却也带来一个放心不下的问题,里面多少有些腹议是非他人的,要等到统统烟消云散了才出土会比较适当。这两天的日记记录:去做了yoga,身体被老师扭成了不可思议的形状;新开的小笼馆打包了一盒少给了两只,早饭吃了金枪鱼加草莓酱的切片;咖啡快喝光了这次该买什么牌子;新侨面包房也可以拉商银卡了;某人真是贴心她比我小好多却懂得共情并不造作地流露;我们总是以自己的出发点来推测陌生的事物,出自一篇文章的一个分论点……
周末去常德路800号的创意工场,好像艺术工场都在某某路上的800号。实物很少,多是招贴画一样的挂在墙上,杂七杂八的颜色斑驳在一起,努力要创造出视觉上的冲击。我能看得懂的还是这些那些用废弃机器零件组合成一个个人形,他们要么仰着头做出一副摇滚青年的摸样,要么是变性金刚的兄弟迈开沉重的大步准备大干一场,要么就像寻刺激的车手呼啸地打身边经过。有一洋人做着point的演示,他指出艺术的一个动力就是创造出控制感,太多的事情超出我们的控制,有些意思。可惜很多人为了选角度拍照老是档住我的视线,看得费力就只好投降退出。置身此地,跟我家(距百步之遥)跟日常生活很远,觉得不真实的恍惚,里面所有的摆设都是艺术,连一面墙都有人摆姿势拍照,连平淡无奇的路牌也可以入画,连停车库也有游客驻足观赏,里面外国人比中国人要更多一些,提供的吃喝均属于西式的,坐在荷兰式的开放酒吧谈天说地。所以当看到隔壁饮食店的小伙计穿着围兜提着类似过桥米线叠在一起的的塑料饭碗闯进来时,好像也似一种别有意味的对比。戴逸如在晚报上自说自话着:你旅游到巴黎、布鲁塞尔、佛罗伦萨、安特卫普……可曾听到老外随口叼着“创意”炫耀“创意”?可曾见过“创意园区”遍地搭台,以供唱戏?没有吧,为什么?因为那里的环境中人视创意为空气和水,面包和盐,而不是包装纸和化妆品,更非创可贴和遮羞布呵。
在图书馆,借了本于丹的论语,庄子上个月读完,觉得很好,但美中不足的是它中心思想的可大可小可有可无,凡夫俗子如我还是喜欢有所拘束和依傍,过于天马行空就有点空荡荡地无着落。不知道论语又会说些什么呢?
//我也拍了这些路牌,因为这每一条街道都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譬如新闸路的图书馆,武定路的音乐进出品公司等。
//自娱自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