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我的国庆白金周

我们应该把生命浪费在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上
————————————————————————
图书馆和书
为了读到点有意思的书,去街道图书馆。由于所在的区图书馆停业装修,书卡过期后就一直没有再去更新,本以为既然已经是全城联网,即便是小到街道也该有权限,但实际情况截然相反,还得到市级报道一下。其实全交由自助的了,很轻松地插入卡签个到就大功告成,不明白为什么不功能下发的,麻烦读者舟车劳顿。没能注上册的那天看到有一整套《明朝那些事儿》,等2天后重新再找,这书已然不见,有些失望。不过借到本《魔咒钢琴》,在今年的书展上曾被强烈推荐过。我现在常把推荐看作是另一种形似的王婆卖瓜的广告,所以直到现在还不晓得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单从封面的装帧,我一点都不喜欢。这家图书馆离家步行7分钟,也是才刚刚重新翻新过,报纸杂志种类没有23路站头的那阅览室多,但比较清静宽舒,2次去每位读者都能占领一排可供4人入座的桌椅,加之又是新近营业,图书是簇新的,书架是簇新的,地板也是簇新的,唯一不是簇新的大概是连接局域网的网线,那天借书系统的网页始终停在下载99%的状态中。有一人因此不耐烦地又是记工号又是打电话找馆长投诉,最后还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被受责备的管理员主动抄下书目标签,等修复后答应手工登记。暗想“提高效率”类似的话很值得商榷。郑辛遥有一则漫画:什么事情都要快快得,是不是也要快快地寻死呢?耽误的时间顶多半个小时吧,这半个小时会做什么很有意义很重要的事情呢,无非就是洗澡刷牙吃饭看电视拉家常这些那些的日常琐事吧,如此,有必要失态得鸡飞狗跳颜面全无呢?待那人走后,帮忙查看了网络,ping自身网关都有丢包!管理员说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因为大多借还的都是另一系统所以影响面不大。显而易见,电脑网线等都在沿用过去的,赫赫。
 
最近,在读《绿山墙的安妮》的第4部。小时候老把她和海蒂搞混,都是孤女,都是快乐自强不息的孤女,都是生活在风景如画的大自然。我并不特别看中这类略显平淡小情小调的文字,更爱惊涛骇浪浓墨重彩的,譬如《基督山伯爵》。可是,我发觉我似乎也很擅长写类似的东西,也许和作者一样,成长的背景里鲜有波云诡谲的经历,井底之蛙般地反复摩挲的只能是触手可及的一点一滴。无需置疑《绿山墙的安妮》仍是名著中的一分子,加拿大至今还保留着相关景点供游人参观,据说络绎不绝甚至有夫妇在此举行仪式,期望他们的未来象安妮和她的吉尔伯特那样厮守终生。
 
静安寺
问过姐姐是不是因为西方的强悍,所以高加索人种特有的高鼻深目才评上美的条件。她点头说:或多或少。今天,听《射雕英雄传》欧阳锋给药兄带来几个西域舞技的一段情节,西毒解释道:虽有名师指点略知一二,但比起中原佳丽,她们仍然逊色。那时的西域女子不就是今天的凹凸有致么?我们都会取笑汤加以胖为美的习俗,或是惊奇吕燕的那张脸怎可登上时尚界。他们果然不美么?不可以算美么?想这些的时候人走在久光,一楼有一香水展示,两个来自异域的模特各立一角。地下一层的超市更是人声鼎沸,商品均加价10%以上,但收银台仍是在排队。这次国庆长假,亦是如此,潜移默化地抱定假如不出去消费玩乐假如只宅在家里就是可耻可鄙的。都听了一遍又一遍晒太阳的故事,耳朵生茧子了,可随心而动的心愿还如梅雨节气的太阳,遥遥地捉摸不定。
 
阅兵式
9点开了电视,才知道阅兵式是在10点,主持人絮絮叨叨地介绍着背景情况,听到第一次阅兵用的是假花,雨一下红艳艳的染料便滴滴答答地印在雪白的的确良衬衫上了。这些对我来说等同于忆苦思甜情绪的宣泄,如同后来发迹的成功人士在自传里忍不住地要提上一笔从前遭遇的委屈,表面上是扬眉吐气后的释然,核心则恰恰相反,旧日的阴影挥之不去。其实即使对阅兵本身我也没有多大的兴趣。我看不懂武装机械,看不懂为什么要抬60cm的步伐,我甚至把穿红制服的靓丽民兵误以为是空勤,事后有人猜测成员来自于奥运礼仪小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挺有趣的一个情节是,上海济济一堂的彩车在列队中仅仅给了一个匆匆一瞥的镜头,之前,本地新闻里滔滔不绝地介绍着车上的高科技,单为了海宝的眼睛能自由转动,技术员不眠不休几易其稿。常常说,舞台上的一招一式是台下十年功的积累,却从来没有人倒过来想过,为了这光彩夺目的一瞬间,花费10年是否一定值得?当天晚上的新闻,报道一位伟大的母亲瞒住了父亲已去世的消息,让孩子可以心无旁骛地训练。听得我惊心动魄,这还是在过去呢,还没有走出来呢。
 
吃饭
考虑了一个下午的不是宏伟深远的计划,而是到底买点什么好吃的慰劳自己。好像许多爱不释口的现在都有些茄得得了。巧克力,J带来的200克长条方格的德国货,分送给这个那个,自己仅留下了一盒放在冰箱里还没有动过一块。一包薯片开封了3天返潮了还没能吃掉,鸭肫肝牛肉片也是想到了才拆开一两包。去超市买得一包零食8天长假还剩下一半,很尽吃。目前,仍吃不厌的是“鲜奶制品”,红宝石的惯奶油静安面包房的栗子鲜奶凯色令的哈斗。大概,蛋糕刺激着欢愉神经。小的时候,能吃上带有奶油的糕点都是有所庆祝的,生日、成绩出色或者有客自远方来。不断加强的条件反射,延绵到了今天,还是在挥发作用,让我觉得由心底里面生出来涌出来的快乐。而其他的小食,要么离我的童年很远,譬如薯片。要么被父母灌输后觉得不洁,譬如桃片。要么过于精贵,譬如巧克力。所以存在心灵上的距离感,无法与之形成共鸣。
 
争先恐后
妈妈每天晚上都在看越女争锋,和其他的选秀节目一样,充满着争风吃醋拉帮结派。有些我听下来都觉得唱功很一般,分数却出人意料地高;有些一张观众选票也没有活生生地从直接晋升拖入生死边缘的复活赛;妈妈讲冠军已内定为浙江演员,如若不然,下一季该地剧团将会全部退出。比赛是现实的浓缩写照,就像是另一部电视剧《华丽一族》,再是有才,若没有与生俱来的地位和交际圈,铁平又哪能实现造出好钢材的理想呢?又去了次西宫,第一次从徐那里听到这个地名,还以为是越南的西贡,而现在熟捻得就像是家附近的蛋饼摊,老板作饼的手势一清二楚。听了一次咬文嚼字的讲座,那100道题自己还是错了7题。我挺有把握的青萍正确地应该是青蘋,由于接触的是简体字,对造字的理解始终有欠缺的有断层般的隔膜。还有一道,专家说该是“五洲四海”,五湖四海包含的是全国。我无法认同,就是因为毛主席在诗词中创造出五洲四海,五湖四海就该退居二线了么?
 
朋友
荣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在开心网上重新联系到我,然后在假期碰头吃饭。有3年没有见面了吧,坐在一起却没有生疏感,交流最近看地片子,数落万恶得老板,嘻嘻哈哈地比划着哪里下刀过期的学生证才能天衣无缝。还有一顿饭,却是失望。一个人说遇到了一个市井泼妇,而她却曾是我的朋友。她是第一个我们当中把头发弄直染色的,她是第一个我们当中买数码相机摆弄PS的,她是第一个我们当中娱乐活动是独自上咖啡馆喝咖啡看风景上博物馆留恋忘返,她是第一个我们当中在情人节收到玫瑰并在我们惊羡中把花束仍到了垃圾筒。我知道矮哥暗地里默默地喜欢着她,可她是高妹,无论是身高和心气,鼓不起勇气。只在高妹的婚礼上看见过新郎,高大魁梧,矮哥垫起脚大概才与颈起平。如果当初与矮哥牵手,又会变得怎样呢?没有如果的事。
假笑的狰容
10月5日起,楼下的工地又开动了,挖土机的声音轰轰然地如雷霆,想起一册英文的应用文,说持续地且无规律得噪音对人体生理的影响会持续更久,尤其知道自己是无法控制的那一种。那么多人包括我在体检中多项指标不合格,是不是也和这样的一个无可奈何的环境有着密切的关联。在施工现场上常贴着:给你带来的不便请谅解。类似的标语,已经是一个进步的标志了,可是,该不该施工该如何施工还是全然地和“你”没有关系,“你”处在不由自主地地位,不知道下一次惊雷会在哪一秒响起。
买了份周末画报外加一份特刊,300多页外加一张碟也5块钱,周末画报财大气粗老是会有这样的惊喜。姐姐说人应该时不时得多看看漂亮得铜版纸做的杂志,提醒自己生活中还有美好得近乎不食人间烟火的一面。这算不算也是麻痹的一种,没有改正的能力但不肯忘却改正的愿望。那天去了虹口公园,最主要的目的是寻一下,多伦路刚装饰一新时在此留影的方位,可惜那时的桌椅已然不见了。但又看到些别的,免费开放的鲁迅纪念馆,芙蓉姐姐的2.0系列,霸着黄色位置的稚龄小儿,还有54青年装束的新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