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看电视

动画片:
有个很固执的概念只要小孩子才有看动画片的权利,可能这种观念根植于很多国人的心理,至少是做动画的,所以国内出品的更多属于低龄化的卡通,再受欢迎受众到底是比不过日美的。觉得自己还是定力比较深厚虽然在媒体的狂轰滥炸下,没有看《狮子王》,《花木兰》,《X总动员》,但看过海底总动员(自己掏钱的),以及不掏钱的下集《西岳奇童》和《麦兜响当当》。因此记得最多的都是小时候看的片子,最喜欢的是《聪明的一休》,给姓叶的同桌起绰号为小叶子。还有么是《小妇人》,《花仙子》,《苦儿流浪记》,《皮诺曹》,《绿野仙踪》,《葫芦娃》,隔了20年后才有下集的《西岳奇童》,总共4集的《黑猫警长》。上次听到班车司机用的手机铃声是《邋遢大王奇遇记》,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哼出了声。更早的多是布偶戏,《阿凡提的故事》,以及系列成语故事,这包括三个和尚,郑人买鞋,邯郸学步指鹿为马等。记得最有趣的一段情节是阿凡提借着地主家厨房里散发出的肉香气,滋味无穷地吃自己干巴巴的囊。他不正是现代小资的前身么,充分利用有限的资源丰富多彩自己的生活。还有一个是德国版的格林童话,它是真人演绎得不能算是动画,但因为讲给小孩听得,我就归结一起。阴森森的被爬山虎遮蔽的古堡庄园,囚禁在黑洞洞的类似于老自然博物馆的猫头鹰窗口里的姑娘把长发伸下来回晃荡与杂草丛生的花园,使我下定决心如果有机会去欧洲,首选地是德国而不是巴黎。相比陈丹燕是通过《茜茜公主》惊异巴伐利亚蓝蓝的天,我的格调实在有点低下:)。后来知道ZL也很喜欢这部片子,真希望能找到dvd可以收藏。至于《阿童木》,《变形金刚》等不是很看得懂也就很少看,而《蓝精灵》只非常熟悉那首主题歌,开头的一句象绕口令似的说得特别口齿清晰。
 
故事片:
那时候电视机只能收得到5频道,8频道。国产剧连续看得有《渴望》,,很喜欢王沪生的姐姐因为长得好看舒服,不喜欢慧芳一张苦瓜脸,我那时候没搞明白,这两个人一点都不般配为什么要在一起呢?片头曲的一个镜头是没有关紧的水龙头,滴滴嗒嗒地流着,当时正好学“滴水穿石”的成语,老师教导大家持之以恒,就觉得有意思印象很深刻,生出莫名的感慨,我们的的生活就是在洗手盆里过去,从饭碗里过去,从漏水的龙头里过去了。我那时才多大啊,~~~。另一部是《乌山剿匪记》,是在舅舅家过暑假,看好就是在塑料地板上铺好席子睡觉,因为不是自家里,虽然有时并无睡意但也得按时就寝不再闲谈,睁着两只眼睛盯着不停转的吊扇,三个叶片旋转地连成无始无终的一个圆圈。它是被设置好定时的,听着其余人渐渐平缓的一呼一吸,很是焦急,担心电风扇停止转动而我仍然清醒。《西游记》就不必说了,到现在偶尔看到某个卫视再重放,还是会停下手中的遥控器看上几眼。早上听广播,提及红极一时的《公关小姐》,我倒是不记得讲些什么,但主题歌一放就想起了,这样的情况出现在其他很多的片子上。原因么是人小还没有大局观看过就忘,加之爸爸的限制连续剧看得都是断断续续的,还有么还是因为年少坐定不了几分钟的,87版红楼梦是后来买了碟片才一集不漏地看完,以前连轴放的时候,只要外面有小孩嬉闹声响,就奔出去玩了。游本昌的《济公》剧情大致还都能复述,同时看过配套小人书,记得第一次开播是在春节的三更半夜,接着放的是《聊斋》,都合我胃口,但常常坚持不了就梦周公去了。
港台片:
先说台湾片吧,我只爱琼瑶阿姨的,其余的《一剪梅》,《妈妈再爱我一次》等苦情戏家中我家只有我妈妈痴情不改,妈妈喜欢寇世勋,喜欢张晨光,林瑞阳。有次,妈妈不无唏嘘地说他们都老了。这怅然的情绪我能明白,陪你成长路上青春路上时间最长久的不是家人不是伙伴而是各路明星,他们在16:9的镜头下被放大的笑容眼神清晰真实地一如就在你身边。有一天,当发觉厚厚的脂粉也掩盖不了嘴角的皱纹,紧身衣也支撑不住地心引力的吸引,他们出现屏幕的次数越来越少,或者像刘雪华那样从泪眼婆娑的哑巴新娘变成了势利的婆甚至疯疯癫癫的老祖宗。制作商不再调查你的心意,而是忙着讨好取悦新一代,展现他们的时尚品味和风格。你终于不得不被警醒,你过时了,你的时代过去了。
香港片,我是从《新白娘子传奇》知道文曲星的意思。那首歌真是琅琅上口,赵雅芝真是端庄,跟仙女下凡似的,美得目瞪口呆。还有么就像前面提过的那样念念不忘的是主题曲,《义不容情》,《流氓大亨》,《戏说乾隆》,《雪山飞狐》等等。
那时候还引进过好多部新加坡的电视剧,满街都是原美头,就是密密麻麻一圈又一圈的小卷,头小的很俏丽,大头的也这么烫出门就委实恐怖。新加坡的电视明星有点类似之后的日剧,比较清新活泼。在某部剧集里撞见和家里一模一样的窗帘布。老觉得这布头很难看,不是小女儿甜美的白纱下摆滚一条蝴蝶边,也不是对门跟电影院幕布似的红丝绒,而是一个个大大小小象是紧握得拳头又象是切开头盖后捞出来的大脑。颜色更是“乌苏",土黄的底子,黑色墨绿红褐的图案,所以当它出现在电视剧里,而且属于大富之家公子哥的房间,简直难以相信,以另一种眼光重新审视,得出结论归类前卫(那时候没发明前卫这个词)不屑正统的嬉哈。
进入新世纪后,很少看港台内地片,完整看过的只有《士兵突击》,台湾版的《流星花园》,《环珠格格》,《金枝欲孽》,其余出名的看过一些片断,或者在快进下一目十行。这是改革开放的成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而不是电视里放什么看什么连带着消化弱智低俗的广告。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