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你妈让你回家吃饭

有天,姐姐说不知道wj还记得我们么?擦肩而过时我们是否会不再认识?wj是一个90后的小朋友,住在对过。我们看着他父母急急地办喜事因为家人重病缠身,然后他妈妈大大的肚皮快要贴住挂毛巾的墙壁,然后象是得了黄疸全身蜡黄地在妈妈怀里晒太阳,然后把塑料小鸭小鸡倒进澡盆里一个人可以嬉闹一个下午,然后上小学知道抹自来水当摩丝来平贴头发,再然后老家拆迁我们就没有再相遇过。
他是我的小跟班,帮他辅导功课,不乖时杀手锏就是罚写生字一笔一划的磨蹭能安静到大人接班;他父母闹离婚鸡犬不宁,总是哭着跑过来,然后抽噎着半梦半醒。他还很小时我曾逗他:眼睛蛮小但眼睫毛还算长。他乐颠颠地逢人便说:姐姐说的自己眼睫毛很长很好看的。小学5年级,他已高过我一头体重更是呈几何数增长。我说你亲戚有猪八戒先生么。他气得好几天都不肯跟我说话。
这个小人,估计现在肯定是180几的大个子了,脱胎换骨的模样也许我是真的认不出来了。
我在上中学前,除了上课的同学外,玩伴都是年纪比我小的人。一本正经地再上体育课之前还会有暖身准备,上语文课黑板就是大铁门下晚班的邻居常常误以为是居委通知特意打着手电折回来看,喜欢玩他们带来的新式玩具那时候上发条的正逐渐被上电池的所代替。反正,一放学回家一帮子小小孩就守候在我家门口,我潦草地涂写好作业后迫不及待地出去做游戏直到妈妈喊我回家吃饭。不知道是哪一天,看到一条新闻说老是跟比自己小得人玩很没出息,接着又有成年人很严肃地对我说这种玩法大孩子会越来越苯小孩子则会越来越聪明。我听得开始有些害怕,逐渐地有意疏远了与他们的交往。不过有时候也会反思:那些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呢?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智力受损么?
在朋友同事家做客,有些人很会逗弄小宝贝们有些人则干坐一旁,我属于后者,难以想象吧,十多年前在弄堂里的名声就象是百灵鸟中的燕子姐姐。也许那个时候我也还只是个孩子。
昨天发烧,每年夏天好像都和感冒有个约会似的。楼下推土机轰隆作响,今天下楼一看满目疮痍。现在大概即便能凑的齐老鹰抓小鸡的人数,也找不到一块平整开阔得且没有汽车往来的空地吧。小区里我能见到疯玩的就是小胖和小瘦两个,游戏只有一种骑车街道追逐赛,其他的乖宝宝大概都躲在家里学着弹琴作画或是成群结队地去博物馆海族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