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一路上有你

说起来真是一波三折。在这期的每周广播上看到征文获奖名单,最后列出的名字象我又不象我。一开始想即使真是优秀得不得也无所谓,所以搁下没细究。那星期天中午边吃饭边听广播60年听友见面会的录音。李欣提及一件往事,刚工作时曾有听众抱怨她的语速过快,这批评对她来讲绝对是重重的一击。而现在她制作出“我们是这样长大”的好节目,拿到了“金话筒”,温润厚实的声音从以前的海上奇谈到现在刑警803的旁白到欣有灵犀的主持。接着是文仪对她清晨的“为你服务”的甜酸苦辣。心中颇有触动,觉得应该去问一下。得之,也好在这波澜壮阔的60年里发出自己的一点微末的声音,不得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第二天通过114找到报社再找到联系人汤小姐。确认名字是被印错了的,这个挤进优胜的最后一名果然、正是我!
挂上电话,欢呼雀跃,倒不是因为这失而复得的奖,而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拥有了与生稀缺的自信。一是对自己作文能力的正确评估,二是对官办机构敢于较真。这份奖励对我来说已然足够丰盛。
和广播的连接真是深情厚意。很小的时候,想像着自己能戴上大大的耳机对着话筒说些话放些歌。后来的后来,冰绿茶建立一个公司级别的平台收录了我的“自娱自乐”。虽然节目最终无疾而终,但积累到的经验及大家的鼓励亦是人生路上一道别样的彩虹。通过比较,我知道我的声音比起专业的过于单薄也难有抑扬顿挫,但也找到我的优势,譬如似乎天生地就知道什么样的内容和形式才可以吸引住挑剔的耳朵,这为我以后写专栏大有裨益。
 
获奖原文:

一路上有你

 

在我的童年时代,没有电脑没有因特网,虽然已经普及了电视机,但父母觉得这“黑匣子”既分散精力又影响视力,便制定家规只允许在周末看一小时。所以广播就成了我屈指可数的一条畅通无阻地通向外界的桥梁。

记忆中最早听到的音乐节目是《立体声之友》,反反复复播放的都是几首欧美老歌。Sailing,卡彭特的The Top Of The World, Yesterday Once More……音乐可能真的没有国界,当时连abcd还不太会当时也没有什么过往能念念不忘的,却也会被这浅唱低吟而深深牵扯。后来,在个人主页上选择的背景音乐是它们。再到后来在程乃珊的书里面,读到那时候电台里并没有多少库存资料,使用的唱片大多来自老克勒们的私人珍藏。

不知道是巧合,大凡我喜欢的广播集中安排在正餐时段。譬如11:00的《环球瞭望》,在国际综述的小板块里第一次听到中国政府积极争取准备加入那时还叫关贸总协定的世界贸易组织;紧接着半个小时的空中体坛,由语速飞快的顾鲁丰和胡敏华联袂主持;再然后是12点准时开播的《笑声与歌声》,算得上是本地以听众点播为主的开路先锋;下午放学是16:30的《刑警803》,连医院养病的巴金都曾提笔写信表明自己是该剧的忠实粉丝;18点播出永远都在和佩佩谈恋爱的《滑稽王小毛》;还有一周才等一回的影视剧剪辑,《东方快车谋杀案》、《白衣女郎》、《雾都孤儿》、《愤怒的天使》,这些经典剧集我都是最先从四喇叭里开始认识和熟悉的。

90年代初东方电台成立后,重点推出了《太阳神天天点播》与同时段的《笑声与歌声》大打擂台。由于开通热线,互动之中时有妙人之语即兴之作。有一女生曾指名点歌给物理老师,歌名是苏永康的《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电波内外顿时笑作一团。随后流行乐便如雨后春笋般在调频波段遍地开花。从早间9点野营的《中文金曲馆》,午后3点无方的《限时专送》到傍晚6点晓露的《白丽音乐万花筒》,她的开场白经年不变“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每逢春节,大人忙着备年货,我们半大不小的则会想方设法凑齐78盘空白磁带,因为这个时候韩磊的年度100首荟萃将如期而至。它不仅回顾了前一年度港台地区的上榜金曲,而且一气呵成连放5首,并在第6首之前预留时间给大家换面。

 

现今随着互联网、IPTV等新媒体粉墨登场,广播节目无论是在编排还是在形式上都略显落伍和滞后。如《刑警803》仍在“老调重播”着倒卖烟酒的黄牛案,再譬如老主持人纷纷退居二线取而代之的新生力量过于能说会道时有喧宾夺主之感,或是听到酣处保健营养品等直销广告的狂轰乱炸。当然还是有喜欢的节目,诙谐风趣的《强强3人组》,信息量大的《日报大家听》发人深思的《法眼看天下》等等,还是不愿错过直播,还是一如当年一路小跑地往家赶。

年少时,广播是满足好奇心的一扇窗户;成年时,广播是解救静默的一件利器;若干年后,广播也许是伙伴,不离不弃地陪着走到底。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拥有月票是我少年时代的梦想之一,上车对着售票员叫一声,神气极了潇洒极了。我的起步应该算是从自行车开始,现在终于学会开小汽车咯,据  说这都是现代人必须具备的基本技能还包括英语和电脑,不会的就是文盲。学车的那段日子天天都经过武宁路桥,建在原本工人新村聚集的普陀区似乎显得格格不入,下面的家乐福赶紧把外墙贴成了城堡的模样,就像日本人假的差的也要尽量用心做么。心永远爱折腾喜欢在路上,4月独上中原,激动得辗转难眠。5月有母亲节,那个月不知怎的,居然只写了区区4篇文章,挂上来的也有点滥竽充数。其实这篇一路上有你,就写得很一般,但意外地获个鼓励奖,看来文字和我有缘真是不必自谦。除了文字对声音也是极其迷恋,喜欢好听动听的声音,并从好嗓子开始才更愿意去深入了解它的主人,8月份文思泉涌,秉持1月1篇的原则,忍痛割爱奉上的我的自白书,9月亦是如此,真是时间在此残酷的温柔。涉江而过,芙蓉千朵,不知道哪一朵才是为自己开为自己谢。没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让人一等再等,告别这里的夏天去他夏了夏天,无论生处何地,内向 直觉 思维 判断似乎永远是我不变的标签。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