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独上中原

出发
回来时,翻了翻日记几乎旅行的每一天都写了10多页,所以写东西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如果你时有旅行机会的话,同理,当人生的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落落大方地处事做人也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上次和杨同学聊天,无意说到了繁星点点的天外有天。相较之下,眼前的繁花似锦恰如是镜花水月。真正能溶为身内之物的在我看来就是尽量在有生之年里的每一天都过得充实满足。
大家都夸我勇敢,会一个人独自去闯中原。其实我天生胆小,一个开大卡车的司机便能让我手心冒汗得想要打110(见“让我送你回家”)。之所以敢于独行,是因为更珍惜这难得的冲破漫长暗天无光的一个白日。天时地利人和要一一吻合十全十美地,犹如金风玉露的相逢生命中难得撞上几回。小时候的我们不都是有过类似的经历么?春游当天下起瓢泼大雨,前夜兴冲冲买好的蛋糕牛奶不得不重新换上课本铅笔,那失望甚至是沮丧的情绪可以在心里面占据很久很久。成年后,懂得下雨出游自有一番情调,可是一样地还是有更多不同的“雨”阻挡着我们的“出发”。
想起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这断肠的诗句。青春的妙处之一是大多数人把这岁月中遭遇的“雨”看成诗情画意的点缀,而不是风吹雨打严相逼的残酷。然而,在过来人看来是毛毛细雨在当事人眼中很有可能是倾盆大雨,伤筋动骨痛不欲生万念俱灰都是可能的。就象1+2=3这简单的算术题稚童却难以做对的道理是一样的,每一个阶段都有雨要攻克征服或者和睦相处。
再说了没有人天生能泰然自若处惊不乱独当一面的,必得要经历一个学习积淀的过程,害怕这雨那雨的话,虽然看似安全无虞了但心智在拒绝改变的一刻起停滞僵化,生活重复成一本枯燥乏味的书,跟千千万万的别人一样,又有什么意思呢?而我觉得自己已积淀出一点点这方面的能力,它急需实践的检验并不断地厚重起来。
火车
为了省钱也为了节省时间,来回买的都是夜行的班次,换句话说,上了车就是整理好铺位倒头酣睡。不想和别人聊天也没有趁停车的间歇在站头溜达一圈,即便脑子是清醒得一有风吹就风声鹤唳。当然,车厢里从来都不缺乏声音。有外婆带着孙女回洛阳,她是上海支内然后一辈子在异乡扎根,服饰发式都远远地和故乡的同龄人不同了,但还说着一口流利的上海话,并悉心地一字一顿地教给她的第三代。还有一位老先生宏篇大论地谈论着古今中外,颇有魏晋名士的风度,然而当乘务员不慎把一碗方便面的残汤溅上裤子后,他嘟嘟囔囔地嘀咕抱怨了足足1个半小时,要不是值班长出来解围互相介绍后知道原是校友,才停歇收场。火车现在也提高了安全等级,要出示身份证并有一便携机器进行入网验证,但管理得挺松懈,熟睡的半途上车的都是豁免的。临下车向列车员咨询是否可以异地买票,她说只能买全程票然后彼处上车的。看看铺位一个晚上空出了大半,想想不会很难买,便决定在此行终点站开封再买票。事后得知是有异地买票这业务的,只需多付5元手续费。早点买可以选适宜的位置也可以安下心。我原本打算买下铺,经历过爬山的腿上下多少有些困难,但最后能买的只是剩下的一张中铺且还在车厢的门口,吵闹喧嚣并伴着阵阵烟味,差强人意。来回的火车都延迟了20分钟左右,属于可以忍受的范围内。想是以后,只要在一个晚上的还是首选火车。
洛阳
到达洛阳,下大雨,也就不愿意再背个包去王城公园找房间了,火车站附近旅馆一间连着一间。出门在外我并不十分挑剔,看看房间尚可就定了下来,理好包立即展开行程。说心里话,不太想去白马寺。之前,反复追问尚同学值不值得,他说这是洛阳的景点之一,怎么能不去,怎么可以不去?古墓他连听都没听过。怕后悔还是去了白马寺。香火果然很旺,撕门票都来不及哪有时间查验学生证。(我的学生证是从吕借来的,经她同意出生日改到了89年,比谭永龄永远25更进一步,今年整20,呵呵。)大雨浇不灭香客和旅客的热情,大雄宝殿上有专人指挥游客上下分道。我不信佛,对菩萨们也是一知半解,所以在我眼里它和其他寺院的格局大同小异,不过是有第一的响亮名头,不过是多一个白马驮经卷的典故而已。当年取经人自然已经不在人间了,留下的是金塑不坏的菩萨像和一可以任人攀爬的白马雕像。在寺院里几乎找不到清静之所,拍了几张人头攒动的照片后,便走出大门。对过是牡丹园,学生票25元。这次出游的主题之一是寻花,不过同样地,我对花朵缺乏感染力也是浮光掠影。它们很漂亮对得起国色天香的赞誉,光一个红就有大红,粉红,紫红,朱红,玫红,洋红。花基本都种植在大蓬下,穿越花径,朵朵略夸张的花盘或张牙舞爪地正对着你或悄然独立随风而动或因支撑不住垂着脑袋无精打采。世人多爱怒放着的盛姿,围着它们频频按下快门,而其余地等于自生自灭的野草,落花成泥算是不错的归宿了,更惨的是被风带到了广场,被众人踩在脚底心下支离破碎。也是下着雨吧,一滴滴地无规则地驻留在大花瓣上的,还真像是晶莹如泪的珠子,亮闪闪之中藏着一座微型的七色彩虹。兜了一圈,看到小摊贩们都卖以假乱真的牡丹,一株开价10元,可还到8元,挺好看的,放在素雅的家里会很出挑营造出一点点热烈的气息。但想到带着这枝攀爬嵩山太费事也就横下心没买。可惜的是,洛阳以外的所有地方就再也看不到这假花了,他们也真不太会做生意,洛阳通常不是旅客在河南的终点站,想带回的纪念品如果不在当地买下随后的几站几乎没有再补购的可能了。这包括鼎鼎有名的少林寺素饼,在郑州的土特产商店里,营业员都不晓得少林寺还出产这饼,咳。
随后搭乘公交去洛阳最不容错过的景点,龙门石窟。到那里,天已放晴,随后的几天也都阳光温和。我觉得龙门是一个很好的爱国主义基地。所看到的缺胳膊短腿的,除拜岁月所赐更是八国联军的杰作。有识之士要都拿出对圆明园水龙头的热枕来处理这些个流失海外的瑰宝就更好了,也许,留在原地得命运多半象巴米扬那样成为战火的牺牲品,但不可以因此就被理直气壮地自说自话地占为己有。嘴上说的或是开几家劳动力密集型污染严重的工厂这从来都不归属友好。我们总是被误导暂时的委屈求全可以永享今后的繁荣太平,美好一定是在似乎望得见的前方,没有降临到今天是做得还不够好付出得还不够多,这大概也正是宗教现在如此兴盛的原因之一。门票是一张带邮票的明信片,当即写好投入邮筒,它比我早1天回家。石窟的门票里还包括白园,白居易的归隐地。在园子里有几块后裔竖立的纪念碑,人丁兴旺的样子。小时候,常自夸是李白的后代,人才辈出第一大姓的里之所以调训他是喜欢那潇洒的劲头,哪象杜甫一天到晚愁眉苦脸视天下为己任。也觉得挺无聊,祖父辈的名字今天的人都要翻翻笔记才知道,何况是几百几千年前的事情呢?所以很怀疑那些刻在碑上的名字,倘若白居易不过白丁一个,他们还肯兴师动众地认祖归根么?
回旅馆看了《我的团长我的团》,旅行的4天断断续续地从第一集看到第15集。觉得既不难看也不精彩,一般。结构松散有个好处就像以前看韩剧,少掉几个片断一点都不影响,随时随地欢迎你收看或转台,这个特征最适合当旅行中的消遣,不必牵肠挂肚又能解闷嘻嘻哈哈的放松。还有在随后长途车以及公交,车载电视的节目都是由一个公司提供的。我看到三遍小沈阳的“不差钱”。由于没看过原版的,并不十分确认这肯定是,如果是的话,我觉得找不出有什么可乐的元素?戏中的几个包袱早在10多年前就已耳熟能详的了,譬如“人最痛苦的是就是人死了,钱还没用完。”我以为相声滑稽在侯宝林姚周等大家仙逝后基本上就日渐式微了。现在剩下的不管南北多是丑人多作怪的样式,以卖丑为荣且能大行其道的说明什么?若只是审美趣味通俗一点也就罢了,怕是怕失去了对高雅的辨别能力和向往之心。
 
少林
长途车总是要等坐满才肯开的,这少林寺的班车走得更加远一点,绕到一个化肥厂,拉了78十包各重10千克的肥料。车上乘客发出声音说出了事故怎么办?司机老道地一声不吭,径直开到了少林脚下。也是在另一长途班车上,坐在前面的一小毛头(说不出男女)一直瞪着眼睛盯着我,被它瞪得不好意思,摸出一粒糖给它。过了半晌,它家大人注意到手掌里的糖也不问出处,剥了纸塞给它吃。小毛头跟城市里所见到的小婴儿一个样,大大的眼睛细腻的皮肤柔软的小手。是什么在几年之后它会长成说话象吼边吃棒冰边扔外包装的学龄童?又是什么在几十年之后它会变成眼前照顾它的大人,黝黑沟壑成堆的脸什么东西都往嘴里放?谁能给我答案?

在少林买了一张年票,除少林寺其他都可以进去参观。看了两场少林武术表演,第一场是某公司赞助的,我以为就是便坐了下来耐着性子等合影完毕。快门一按,20元进账,僧人们着实敛财有方。两场表演大同小异,正规的那场多个互动节目,要是有人替我看包,我就上去比划两下咯。主要靠柔韧的蛇功,我自信也能有模有样。演出比较精彩,有动人心魄的18班武艺,憨态可掬的猴拳,气运丹田的石破天惊,告诉你少林绝非浪得虚名。
我向上爬了约摸20分钟,为去看初祖庵。没有任何景点,没有任何游客。但很安静,只听得到风铃声和木门吱吱呀呀地。寺院的一边竖立着几块碑纪念着一些事迹,另一边是菜园,碧绿绿的小青菜细悠悠的大葱,还有一只长着很好看羽毛的小鸟扑腾扑腾地在自留地。就这么点可以参观的景物,很是失望,可是寺院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满是烟雾缭绕的白马寺我不喜欢,满是导游哇啦哇啦讲着“和谐”的少林寺我不喜欢,这个人烟罕至更接近僧尼真实生活的我好像也不太喜欢。有了前车之鉴,放弃了据说就是一个大洞的达摩洞,它远在山顶,要走更长的艰险之路。
然后去了塔林,所谓塔林就是僧尼的坟墓。我觉得打扰死人清静是很失礼的,可它既然成为一景点并被旅友称作少林的一片有看头的净土我还是转了一圈。看后又生出些感叹,口口声声众生平等的佛法,却依然是等级森严。这里都是享受部长待遇的和尚尼姑归西处,而没有级别的是找不到一席之地的,唯一的一座普通塔因此显得格外引入注目。美好世界大概是要等到未来佛上任之时,此刻我们只能以修行来祈祷。
怏怏不快地出了塔林,去三皇寨。它是嵩山的一部分,嵩山的登步道修建得很好,所以整个景区里看不到在其他名山前司空见怪卖登山手套的。但背着一个10斤左右的包爬山也绝对不是件轻巧的事情,不过在悬空栈道上这累赘又派上了用场,它的分量和体积确保我的自重能抵挡得住呼啸而来的怪风,哪怕是吹到身上的是裹挟的余风,其势头也能把人折腾得东倒西歪如无根的浮萍顿然失去了方向。栈道上的景致可以让人立马忘却才与飓风搏斗的狼狈相。山崖此刻的形状是经历几百亿年地理的变迁,嶙峋陡峭,千崖万壑,怪石林立,林海荡漾,云雾飘渺,涧深莫测。几年前去张家界,短短的一栈道上占满了人,要躲过人头拍张照很是不易,而在这里漫无边际的盘旋上下的山道上,只有你一个人,背靠着盘古开天辟时就已然存在的石头,情不自禁地张开喉咙大声地对着重山叠峦说:我来了。我提到过好多次,原先爬个佘山也让我心有余悸,而现在能背着行囊一个人翻越嵩山。这番进步提醒我若没有尝试的勇气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还有那样大的潜质。活在有规律的计划里,那天赋的技艺也许永远的沉睡不醒,不觉得可惜么?下了山在嵩山广场找了一家旅店,没有独立的浴室,但棉被有股太阳的味道,老板娘见我孤身一人自动降价,才20元一天。这片区域旅社很密集,而大多数匆匆逛了少林寺就离开,所以留下住宿的并不多,住的两天里,这2层没看到另一个客人。浴室里花洒和管子半截脱落,热水分两股而下。洗完后,提一瓶用煤炉烧热的开水进房,一边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一边像上次从yulu学来的耐性地等热水变凉灌入水壶。其实,超市的瓶装水只要1元钱,但反正也是闲着还可以练练稳定感。登封自己的电视节目很少,收到的都是各地的卫星,但很取巧,在下方播放着本地广告,让我猛然以为这究竟属于什么地方台。在超市我连吃了两根冰棍,当地人不叫棒冰,我再次买时他们茫然不知直到我自动从冰柜拿出来了,还吃了根密制红豆,大街小巷都是该冷饮的广告,味道不错软软的红豆包裹在坚冰棍子里。特色小吃之一是红薯面,老板娘看我是异乡人,特意端来了不太酸辣的调料,但不太好吃,我趁她忙着招呼别人的客人时低着头跑开。他们还喜欢吃馍,像汉堡包那样塞我在上海麻辣烫滩头上所能看到的素菜,拿了一个,问爱什么样的,我说就标配吧。这个味不错,而且十分便宜才1块5。

在登封的第2天还是爬山,错过了嵩山书院直接就上了老母洞的道,当察觉已为时已晚只能向上了。那天正好碰上一年一度的登山运动会,运动员们随着发令枪一拥而上。我走到老母洞时居然男子第一名的人已经下山了,当我走到离顶峰还有40分钟左右时,报上的名次有第六第七的,我才开始怀疑自己可能是听错了。人多坏处是我为了拍到象征登顶成功的标志物等了差不多20分钟,而且一路上,吐痰声不绝于耳,所见之处都是斑斑痰迹。抽烟会生痰,乱吐痰又恶化了环境,污染的空气吸入肺中又孳生出更多的痰,恶性循环延绵不绝。相形对照,上海还蛮干净整洁的,穿睡衣出门都算无伤大雅了。我是从卢崖下,瀑布没有庐山的大和多,但十潭九池一路上也不太过于单调。阳光反射下的瀑流奇光异彩,灿烂耀眼。一线天没华山有名但似乎更长更窄,我现在才知道一线天是地壳运动的结果,以前都以为是强取得名所以纳闷为什么不约而同地都叫一线天,赫赫。途中碰到一人端着专业相机的问上海有什么好玩的?想去长江三角洲绕一圈,但又怕时间来不及,准备放弃上海。一个中国人,北京上海一生当中总归是应该去的,尽管上海没什么说得上的好风景。但这话要说出来,他是不是又要暗笑上海人的夜郎自大了吧。到达山底,乘三轮摩托车到中岳庙,这车子人货两用,所谓的座位就是窄窄地如平衡木的跳板,这样既不占地方,当运货时,雨篷一拆改头换面成小货车了。中岳庙没什么值得书写的风景,兜了一圈不死心的乘2路车回到嵩阳书院。作为一个读书人总归是想到四大书院之一去沾点“书生意气”。进了门,被两个旅游系学生拉住充作游客的一次实践。2对1的讲解倍感尊贵荣幸,加上是新人,讲解得特别细致有激情,虽然时不时地还要看几眼资料。和他们在门口前合了一张照,作为纪念。女学生听到我是一个人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这样没人拍照了亚,不由分说帮我拍下无数张。我在镜头前面目总是呆滞姿态僵硬神情尴尬,回家一看竟有几张十分上照的,很是惊喜。想想上次得到一张自然不造作的照片也是在这样连珠炮式下的,可惜那样有耐性愿意不停按快门捕捉瞬间即逝的人很少很少,连我最亲爱的姐姐也不具备。她撇撇嘴说你就是头大不上照么,没办法的事情。呵呵。
 
郑州+开封
住了两天,前行到郑州。因为尚同学事先打过预防针,说西安火车站算个啥啊,郑州是枢纽陇海京广的中转站,你要十二分的小心。所以一下车心就开始扑腾扑腾地跳,尤其落脚之处,正是泥土飞扬迎面的路人似乎面相不善不怀好意的神色。问了带红袖章的协管员,却都不知道博物馆在哪里。后来改变方针问农业路怎么走,才知道路线。原来博物馆是叫博物院的,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噢。下了62路根据地图很快找到博物院,虽然只是精品展,主馆全在大修,不过展出的物品已经绝对让我瞠目结舌了。跟着游客蹭听了一次,接着又拿着说明书了自己转了转,最后拍下我喜爱的古物,花去2个半小时,乘车回汽车南站去开封,许是心满意足后的放松,看到的人和物也就可亲起来,哈。长途车是国营的,售票员会报站,不过呢不知是羞涩还是规定把背对着乘客,自顾自地一口气地说下来,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我都听得一知半解。在郑开公交上买了一份1块钱100版的大河报,才知道农业路上奇形怪状有点类似外白渡桥的建筑物是体现公交优先的实验站目前在紧张施工中,算是先睹为快咯。也是在该报上读到了上海教委取消一些“来路不正”的高考移民。记者用了不厚道残忍漠视等感情色彩浓烈的字眼,甚至把此事上升到了户籍壁垒的高度。我在上海本地报只看到一则相关新闻,用的是平平淡淡的口吻似乎这只是一次程序错误,而不是《大河报》上所称得是权钱交易的副产品。怪不得有人讽刺,要知道本埠的事情要看外地的报纸,要了解国内的得看国外的。4点到达开封,选择住在鼓楼的又一新,房价是前三天的总合还高。事先,就打算着这最后一日要好好犒劳犒劳。房价的高贵并不能保证质量过关,客房除了大之外没什么可圈可点。当着我的面嘻笑着打趣上海怎么都是弄弄得,实在有些失态。收拾停当后到对过的第一楼要了笼灌汤包和一碗杏仁茶。杏仁茶太甜,汤包不及南翔小笼,盛名之下的东西总归只适合远远瞧的,一亲芳泽之后寡然失味的占据大多数。之后去了小吃街,闹猛得很。满目繁多的食物总结出来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麻辣烫、烧烤串串、馅料不同的馍饼,日韩式的寿司方糕。除了馍上海吃不大到外,其余的都有,但价格绝对贵出几倍,摊上的大多数只卖2,3块,这时候只恨“肚量”尺寸太小。开封挺小,有名的几个景点均集中在中心城区,靠“11”路停停歇歇地不是很累。但开封也许是适合生活而不是旅行的城市,马路上即便安装着红绿灯也是横冲直撞,老老实实地就只能望对岸心叹。人行道看似很宽阔,拦了一半的面积作收费停车,空余的一部分又乱停乱放着各种各样的车,间或摆着临时小食摊。公交车都比不上县级的登封破得很,问行人路线,多半指点让你搭三轮车。他们主要骑自行车。
回来问尚,为什么洛阳车牌是豫C,而开封是豫B。他说洛阳自己挑选的,豫B读起来不怎么好听,原来是这个道理。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拥有月票是我少年时代的梦想之一,上车对着售票员叫一声,神气极了潇洒极了。我的起步应该算是从自行车开始,现在终于学会开小汽车咯,据  说这都是现代人必须具备的基本技能还包括英语和电脑,不会的就是文盲。学车的那段日子天天都经过武宁路桥,建在原本工人新村聚集的普陀区似乎显得格格不入,下面的家乐福赶紧把外墙贴成了城堡的模样,就像日本人假的差的也要尽量用心做么。心永远爱折腾喜欢在路上,4月独上中原,激动得辗转难眠。5月有母亲节,那个月不知怎的,居然只写了区区4篇文章,挂上来的也有点滥竽充数。其实这篇一路上有你,就写得很一般,但意外地获个鼓励奖,看来文字和我有缘真是不必自谦。除了文字对声音也是极其迷恋,喜欢好听动听的声音,并从好嗓子开始才更愿意去深入了解它的主人,8月份文思泉涌,秉持1月1篇的原则,忍痛割爱奉上的我的自白书,9月亦是如此,真是时间在此残酷的温柔。涉江而过,芙蓉千朵,不知道哪一朵才是为自己开为自己谢。没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让人一等再等,告别这里的夏天去他夏了夏天,无论生处何地,内向 直觉 思维 判断似乎永远是我不变的标签。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