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清明3天随想

新买的笔记本居然是日语版本的office,实在太奇怪了。但没有验证码,看来还是得要重新下载一个。这台机器比市场报价低了300块,太便宜了也叫人不安,高验货时看了又看说好像一切正常。用到现在似乎很正常。今天的英语讨论是质疑当今的大学过于学术。她说的很有道理,譬如说现在的教育系统整个架构都是以前的教育精英们组成的,所以如果只是皮毛上的修修补补于事无补而是得大动干戈。可是,对我来讲,问题不是出在大学上,而是把大学提供的学历提到了一个大学教育根本就达不到的高度。因此不管有没有余力的都拼命读大学,这些不合格的费尽心机的毕了业却无法活学活用,他们和他们的老板都觉得上当受骗了。大学的任务就是专心致志做学术的,要掌握功利的科目,就不必不该到大学堂里找。大学如果跟菜市场一样哪种有赚头就开设哪种,哪还能叫大学么?或许,是我的思想已经固态,在我心目中大学就是神圣得地方。学校原本的意思是跟享受闲暇联系在一起的,它是特权阶级的专利。他们不太会在乎付出和收益的大小,读书只不过是打发漫长时光的一种高雅的方式。他们设计出来的学校,自然和今天所需要的“大学生”格格不入。
第二天早上去看了<刺杀希特勒>的电影。差点又要哭了。早在看电影之前,就知道这是悲剧结局,希特勒是自杀的,而不是被哪个人谋杀的,他安排后事时还没忘了在片子里不停抚摸的爱犬。他并不是完全冷血的当年也是豪情壮志,只要看看他演说时听众们如痴如醉的表情就知道了。希特勒不就是咖啡豆么?他灌输着改变着,不管其他人愿不愿意。当然,人总归要死的,政变失败的人被枪毙,执行死刑的人之后也会被审判,即便隐姓埋名几十年也能被不屈不挠的犹太人挖地三尺。所争取的所捍卫的所为此抛头颅洒热血的对立面最终走到了一起,没有分别。
这两天再次看《地球是平的》,心下沉沦。原先西方经济指导下的社会分工,也许还仅仅剥削了剪刀差的蝇头小利,而随着科技进步差距进一步扩大,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即使再有才智有抱负,所能得到的工作也至多是给发达国家打打字弄张幻灯片。久而久之我们不仅失去了自然资源更失去了创造的源泉,因为我们所有的知识都是别人经过检查认为无损现有合作关系的东西,我们的所思所想都象是预设好的程序,在设计者的手里捏来捏去。
影院旁边有一家面包店搞买20送20的活动,很吸引人,但面包长得一点都不吸引,也就没买。然后去七浦路买电脑包,兜了一大圈子还是回到第一家。坐在回家的公交上,跟自己生气,觉得白白浪费了很多时间。我有时候是一根筋,觉得该是多少就绝不要高过得,尤其这店主开头说的清楚确实是这个价。之后他的出尔反尔,更是让我恼火。绕回来吃了一碗老鸭粉丝汤,肚子里有东西了脑袋才清醒起来,计算出时间精力的消耗以及再跑一次火网购、的成本和风险,厚着脸皮回去把那个包拿下。回家去久光买到味千面,凌在过年时就说很好吃,想买了很久,但一直没看到,原来它是放在冷藏室的,我却以为它归在方便面的货架上。85度看中了两只新面包,但家里存货尚多,下次再买。晚上新闻里看到排队买青团的报道(我的北方同事们说以前从来没见过更别说吃过这清明特产),一阿姨说,马兰头的馅很新奇总归要尝尝的。这一排队就起码半个小时。上海人的心理,凡是新的都要了解下试试看,否则很有落伍的可能。在以时髦等于先进的理念下,太尴尬难堪了。
小区刚刚整理好居民的室外电线天线等,立即又要进入下一个战役,贴在告示栏说清明过后,要综合整治,粉刷外墙,重装雨蓬,统一空调位置等等。这等规模的工程2004年弄过一次,为了迎世博5年后得再接再厉。通知的第一句话:小区在此次范围内……口气好似种荣幸。可是生活却被打乱了,自行车得挪地方砸到了后果自负,坐在窗口读书写字时猛一抬头看到戴着安全帽的和你面对面,水泥毛竹油漆等建筑材料满地都是等等等等。姐姐说如此吸收了一些劳动力,又拉动消费,美观整洁的一举三得。这就是世博。我真不知道奥运之前北京是怎么过来的?
电脑买来的第一天晚上,我看了《哈里波特》的片子。电影看过书看过好几遍,仍然是喜欢。感动得情节数不胜数。譬如第一册最后校长奖给纳威的10分,对朋友坚持原则远远比凭一己之力的个人英雄主义来得难。这本虽叫魔幻但却极有现实价值的书,我们能看到的真的很少了。早上在电影院滚动的预告片正是第六辑的哈里波特,长大的他正的没小时候有趣。看片子时不时地黑屏,改了屏保还是如此,改了电源设置仍然如此,最后才发觉还有一个自带的节能管理。也算是一个发现。
清明节的第三天,找到一张鼠标垫。是一家网络公司注册有礼的奖品。这家公司早就烟消云散了,鼠标垫压在抽屉底下倒还是新的,荒谬。电脑里存着几个软件的程序,虽然版本比较低,但对我来说,够用就好,我不是专业人士,不需要花里胡哨的外观或华而不实的设计,就像这原装的操作系统,启动速度很慢,还总不断地进行配置更新。去擦了擦自行车,手指甲黑乎乎的,还拉出一道口子。突然想到了桢鄙夷地说某某人的手指甲永远是黑的……。进而想到在阿加莎的书里不择手段丧尽天良的凶手往往是出身卑微的暴发户或者小人物,而不是趾高气扬吊儿郎当的浮夸子弟。少年时认定这是阿加莎的阶级局限性,她自己不过是一个没落家族的落难小姐心里不平衡吧。(尽管那个时候,我就非常喜欢她的作品,并立志写一部侦探小说)而现在所见所闻似乎越来越接近于她的观点,血缘传统很能说明一些问题,就譬如对读大学的争论
这篇文章原封不动地贴上来,算作我对这台笔记本的一个纪念吧。
18:00 2009-4-7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