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愉快星期六

睡梦中被楼下宿夜才归的派对动物们吵醒,下意识看了看手表,1:58,很受不了这些人,平时文质彬彬,一喝酒就如白娘子原形毕露,还不识相地成为每个周末的保留节目。从心理学角度讲固定一个时段作“自我放逐”是不错的消减压力增添活力的形式。有位绝症小孩无师自通地意识到这点后,在他自传里特别用一整章节来描述这份欢喜,可是无论如何也应以不妨碍别人为前提呀。会立即想到白娘子是那天傍晚妈妈在抄《白蛇传》的唱词。我说法海确实多管闲事,但白娘子隐瞒身份也实在不厚道,换作我是许仙也定然吓得面如土色拔腿就跑。有专家把这个传奇视为中国的四大爱情故事之一,并认定我们后人的骨血里都存在此种基因。不想认同但好像没错,主流价值观是注重事情首尾的动机和结果,轻视忽略实施的过程和必要的程序,但凡初衷是好的也卓有成效的,那即便动用不折手段也无关紧要。
破63年纪录的雨季终于告一段落,我们这代人可真幸运,百年不遇千年不见的都赶上了。趁着天晴去了乔迁后的三阳盛,从百乐门搬到了靠近乌鲁木齐路的南京西路,由原来宽宽大大的店面变成了狭窄的一长条,老字号里的客人大多白发苍苍,其中更有一位105岁的老太太,歪斜着头,称一斤的核桃。然后找了常德路的图书馆,已是一片空地推土机隆隆作响大概要造什么新地标了吧。6家的街道图书馆已确证去掉4/6,剩下的也岌岌可危。同在常德路的张爱玲曾住过的公寓境遇就天壤之别了,去年夏天恢复了肉红色的外墙,挂上了澄亮的铜牌子,揭幕那阵还见一化着浓重眼影梳着童花头的女子撑着把油布伞喜气洋洋地笑,底楼也卖张爱玲写过的面包,价格么当然不太便宜。在精明功利的人眼中若拿不出生产力那就得给能推动的让路,历史艺术等等莫过于此。回家路上,寻觅的图书馆居然转移到了眼皮底下,稍微遗憾的只有阅览室而且是临时的,随时会另谋出路。4楼的建筑置有电梯,象是货梯大而旧晃当晃当老态龙钟,按钮不太灵敏,敲2、3次指示灯才会亮。房间不大,杂志报纸倒是不少,几乎小书亭里卖的都有,更欣喜地是全是新鲜上市的当月当日的,甚至还翻到一本《日语学习》的册子,水平有限,无法确定它的优劣。参观后下电梯看到“小百搭”迎面而来,他跟屏幕上的差别不大,白白津津富态的脸,厚实的格子围巾把头颈遮得密不透风,两手插在裤袋里闲散地走着,没人当他是明星路人各行起道,他好像也没把自己当明星戴墨镜口罩唯恐不识。他是我邻居么?妈妈回答不出,那我就更不得而知。
中饭是两只肉馒头和着一杯乐口福,也是前两天在长风附近的超市买的,25元,888克。这小时候就有的饮料,那时却一点都不喜欢,放在碗橱里一搁就是一年,等想起细细的粉末泛了潮结成硬块与瓶底连接在一起,费力挖也只能刮出一点来,开水冲出来的是染成淡咖啡色的微甜,这伙食实在有些粗糙:)。听到楼下噼里啪啦地放鞭炮,新住户的大卡车开了进来,小区依旧沉睡着,似乎仍在回味着昨晚的舞和酒,然而在那微微掀起的窗帘下探头探脑的一双双眼睛,无声又锐利的扫射着搬运工肩背上的物事来猜测端量着身份背景吧。这个星期六余下的白天听去年的英语带子,里面的两个声音今年都不在了,习惯的东西没有了总会平添几许怅然,时间会吞噬情绪但情感则是另一回事了,又喝了一杯加着燕麦的豆奶粉,自己组合出来的混合饮料和商家买来的不太一样,味道好极了。
 星期天参加完婚礼,尽管20:15就告退,到家也近22点,街上只有2个行人,稍远的光亮来自24小时不歇业的便利店,近处的则是一只迷你型英国电话亭形状的路灯。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