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长风海洋世界

我倒不会因为连续下雨而心情低落,唯一有些烦的是得穿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裤子,本来就粗糙的牛仔裤更是硬邦邦地不舒服。还算老天眷顾,昨天没下雨,去了海洋世界,65元。游客不少,都是冲这对折的,有几个还准备下午去东方明珠。先看了白鲸表演,最有意思的表演不是来自于镇馆之宝而是坐在第一排的一母亲和她的小孩。每一个互动节目之前,她都举着手为自己2,3岁的小姑娘报名,也不管小人是多么地害怕多么地不愿意。性格是天生的,有些人怕生有些人则人来疯,可大人们却只认定“老得出”是值得赞许夸耀的,腼腆害羞地等于“不上台面”。由此就有了这场秀,一个拖着拽着一个把小脸憋得通红。至于海豚们的表演,我拍下不少,但压轴大戏两只白鲸的纵身一跳被两个早退的挡住了镜头,总是这样的,没有十全十美。
然后去主馆,就象不认识花草庄稼一样几乎所有在水里游弋着的都叫不出名字。对照着牌子上的简单说明寻找玻璃缸里的实物小心翼翼地类似于小学生做划线题,因为一错就是两道题。忽然想到国外有家动物园在门口放置了一面镜子,提醒你也是一种凶猛动物。不知道会不会也挂着一张木牌写上学名性格?自负聪明愚蠢狂妄,诸如此类?我肯定不喜欢给按上标签,而且更可恨地是没有自己面目和别人混为一谈。不知道鱼儿们的想法,也许它们一生的理想就是不停歇地游来游去,哪一天游不动了就是生命的终结,简单地没有道理可讲。隔着玻璃的我们要么举着相机拍鱼要么就是以鱼为背景对着镜头笑,有时人的生活也一样地有迹可循。
上次去长风我记得是4年前带了一本英语书准备下周的考试,想晒晒太阳换换空气就乘车去公园,坐在银锄的亭子间读课文看垂柳。似乎这几年附近并没有什么变化,车站旁一列排开的小店还是贴着耸人听闻的广告震耳欲聋的歌曲,东家大概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卖的东西推销的作风却没有改变。我寻到了一张早已绝版的cd和吃了一只叫一品轩的肉馒头。 正龇牙咧嘴对付烫手的馒头,听见有人叫我名字,寻声望去是教日语的入门老师。老师问学习的进度,惭愧得很,自打考了3级后就没再跟进,基本又得从零开始。老师倒也不介意,说只要是用心学下去的东西一定会留下记号的。那些思考勤快的,大脑结构与普通人很不一样,他们能进化成另一分支成为不同的人类。我哪里会关心几千万年以后的天翻地覆呢,但老师的善解人意我照单全收。
这一天还是一位长者的生日,送来的长寿面是碗开杯乐!80岁的老太太能创新地改良过生日,光这一点就叫我肃然起敬,是有一些人他们老了,但他们依旧鲜活。
有点想去动物园,姐姐怂恿我再去一趟佘山,十分犹豫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