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桩考终于过了

第一次桩考失败,而且挺冤枉地是输在最后一倒,隔了一个月之后,参加第2次。终于通过,没有新鲜的心得,相关资料网上多如牛毛详尽无比。有必要提醒的是,考场与练习场的标志位不尽相同,所以一定要先去模拟适应。当坐进车子后在做每一序列动作之前都回忆一下要领,再慢慢地开出去。桩考不计时间,即便老牛拖车地磨磨蹭蹭也没有关系。
起得早,在大润发门前溜达,几处英文牌子很有趣味。"wait neatly" ”we are not resposible for thiefing”…很用力地希望能跟国际接上轨,但表达出来地差强人意。
考完试,和另一小路考的同学瞎转悠。同学是铁路系统的中层领导,人又健谈再加上也是第2次才通过,讲了许多奇闻轶事。他反复地问你看到过死人么?不是寿终正寝的而是暴毙的体无完肤的尸体。他说他看到过,被火车头与车厢连接挂住肢解只剩下躯干光溜溜的没有四肢和头部,那些被剜割的部分早已掉落在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了,铁路时速可达400公里,即便立即刹车惯性也能拖曳300米。他说话有些夸夸其谈,但有些也很中肯,譬如指点我该如何跟教练讨价还价。似乎有些人天生就是变色龙,他们在臭水浜里长成龙虾,在大江海里是锋利钳子的螃蟹,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聊到最后,听到我还没有见识过软卧,他说送你一张来回的软卧票,地点随意。呵呵,这种大礼我万万不敢收的。
上次提过的那个疲疲沓沓的学员,新年新气象也来了。他奇怪之处就是人太安静,事到临头才憋出一句话。譬如练习到2点突然告诉教练2点半要回家。在去餐厅的路上说自己不吃饭。也许更确切的解释是不合群,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不懂得和外界接触的一套规矩和原则。其实,我和他相似,只比他多知道一点的是也要维护尊重别人的底线。学车是机会,有点像团体训练,有着共同的目标,同样的焦虑,通过组员的微调,让你不断地温故知新逐渐掌握。
回来经过粉刷一新的武宁路桥,正是广受批评装饰着华而不实。在我看来还可以,桥边风景确实灰不溜秋乌鸦鸦的一片,但它们定是会在世博前焕然一新的。唯一有些怪诞的是桥柱上一边两座金光闪闪母子戏耍的雕塑,竖立在主色为灰白的桥体上显得格格不入,在这里更适合放置雄赳赳工农兵形象,象南京大桥上的。
再过2星期就要考最难得小路了,到现在还不过所有项目捋了一遍而已,但愿顺利,可真不想拖到炎炎夏日下坐在发动机旁折腾。:)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