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苦难永不会结束

这个春节,看了三场展览,一是博物馆的南陈北崔,两个是在美术馆吴冠中的画和李岚清的篆刻。这次我是塞着耳机去看得,可以心无杂念地与作品面对面。我没什么定即便细碎的声音也会触动神经元。春节正是在寒假里,很多学生也在接受着再教育,大概是逼迫着来的,他们心不在焉而是打打闹闹嘴里嘟嘟囔地咀嚼着零食。总是纳闷,不喜欢的何必浪费时间,既然来了至少也装模装样敌对艺术敬仰一下吧。看来教育正已经变成一种占有,跟有形的物质房子汽车一样是炫耀的工具,而不是学会思考使自己变得更好更深邃。
非常喜欢老陈的仕女,加个蝴蝶结好像就是韩服,用细节突出胸部。还有一幅水仙,叶子长长地舒卷,就像要铺出来伸展到面前。吴则喜欢“水乡”,淡淡的颜色,散发着悠悠地愁绪,河水还是静静地流淌着,双燕虽飞走明年却也会再来,拷乳酱的白墙黑瓦也屹立不倒,但心底里还是会泛起一丝忧伤,说不出来的难以排解。吴在采访中说,笔墨如果不投入感情那么它只是笔墨,毫无意义毫无评判的价值,以此推类风景画里如果只是临摹,而不倾注自己的情绪,那么风景再美也只是一张浮华的明信片。超过70cm的大篇幅的画我看不太懂,繁杂凌乱纠结在一起的线条里,隐约地总能组合成似牛似狗运动中的动物,鼻眼是随心所欲的墨点展开了狡黠、天真,茫然,羞涩的笑。看得人相对比较多的一幅讲日月同辉,向死而生的雄迈,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怅,无论出于哪种情绪在起起落落的生活里总能轻易地找得到观众和共鸣,通俗易懂并触景生情,就连几个满不在乎的别着团徽的孩子也拿出了笔记下了画家在旁的注释,这样的一个话题写成应试作文最好不过,厚重且浓烈。陈列室里更多的都是肩并肩紧紧埃在一起密不透风的房子,难以见着天光,透不过气来。李岚清的是免费展出的,所刻的内容不拘一格,从古人名字诗作,到政治口号顺口溜,雅俗济济一堂,相互成趣。普通的场景经由他们的润色加工,就升华成艺术了象他们的共同点就是看到有趣的就信,我也希望自己可以能弄出一点“叶子”来,图文并茂情趣跃然。
出美术馆时偶遇一只扑通扑通地沿着路基跳着的癞蛤蟆,这是为数不多的我小时候就熟知的活物,拍下照片已作留念。在听芳说新疆能裂出口子来的哈密瓜时我长吁短叹地觉得自己的无知,但也许也不必太执著于名字,名字是给人辨别,流通和谈论的。为目的前行,蝇营狗苟,也是人类习惯的方式,自讨苦吃遍地寻找着意义,却忘掉了浩渺自然凭自己意志生存,生长,盛开,凋落。
吴老先生在采访里提及自己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无法创作,但并不白白荒废,而是跑到新华书店买套法文版的毛选,顺应时事的同时温习了法语。苦难结束时,便是甜蜜伊始。 真是这样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