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焦点人物

在新闻周刊里看到回顾30年上海的风流人物。有些人能上榜,是因为他地位的殊荣。有些人我所不齿,譬如破坏掉了白天黑夜的界限。有些人频频上镜,纵然他有十八般武艺也让人审美疲劳。当然,也有人是真才实学,但他们冷门生僻的专业,让外行难以有目共睹。
 
在我的心目中有自己的榜单。
80年代:姚慕双与周柏春。这两个人只要一亮相一开嗓,听众的笑意就已经浮上脸颊。姚斯斯文文的戴一副黑框眼镜,有英文底子,所以会在一些曲目里加一点洋荤,与这个城市中的“海派”交相辉映。周则瘦长条子,一张马脸小眼睛,在舞台上常扮演不苟言笑的冷面滑稽,有时也翘起兰花指扮娘娘腔,无论哪种角色,总能逗得大家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兄弟俩祖籍宁波生在上海,周在解放前读德中学是山海关路的育才,他们说一口地道的上海闲话,身穿一件长衫温文尔雅的艺人形象。昨天笑林大会看到姚的儿子说他俩的传统段子“宁波音乐家”,臃肿身形粗浓眉眼,旁边一个“贼特兮兮”依样画葫芦的一唱一和,落差交关。滑稽这门艺术变成了情景剧里点缀的鸡毛蒜皮,演员变成了贼眉鼠眼的跳梁小丑,说学做唱变成无厘头的装疯卖傻。王汝刚的获奖词是:这30年,我走得很辛苦。眼睁睁地看着从双字辈迭出的盛景到人才凋零的现况,也让我们观众觉得辛苦。
 
90年代:邓小平。他不是上海人,但那个10年里,在大人们的交头结耳中,在正大光明的报纸广播上,在饭桌上在课桌旁在车站在菜场谈论争执不休的就是他。又来上海过春节了,不知会有什么新动向,好像病了瑞金华东的医生都去会诊了……老先生逝世后,电视里3天3夜都播放着他的生平事迹,这种待遇,我还是从没有碰到的。电视机家里开着的,但内心再澎湃也没有汹涌成孙奶奶一般,也跟着决堤了整整3天。事迹历程音容笑貌都一晃而过,只记得他有过3位夫人,以及他的“三上三下”。伟人异与常人也许也蕴意在此。他选择了火化,促使我和父母第一次正正式式地就死亡的对话,从此,晓得了原来活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对死后的虚无感觉无力和充满惧意。
 
2000年代:王姓动迁小组长。我不知道他的名我知道他是共产党员。我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但他自我介绍上面的人都认识。他人高马大,不是说话就是吃东西,常常从他翻上翻下的嘴皮子里面,经年累月抽烟的牙齿上沾着零星的菜叶渣。在和他长达2个月的交锋中,我看见了这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里还有些阴暗角落阳光照不着。在这新旧世纪交替的将近10年里,我遇见过无数的热心人,善意的微笑,有力的扶携,可是,当回首之际立即跳出来的就是这么一号油头粉面,他飞溅出来的唾沫星子似乎在隔了这么久这么远却好像仍在我面前搜搜地来回着。正反面应合了毛主席老人家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毁一锅好粥只要一粒老鼠屎,害一群骏马只要出一匹拖后腿。
 
在下一个十年里,谁会占据着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