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除夕

跑到食品一店买年货,里面是人民的汪洋,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购物热情的高涨都使糖果柜台的一台秤罢工抗议。买了1斤好时巧克力,78块。在叫好心思的时候它的标准价是55元,赶上优惠只要40。妈妈说榛仁分量重相对便宜不合算,可我就喜欢吃这个。初中时,家门口有一狭小的国营食品店卖碎果仁巧克力,芯子是完全藏在里面的,裹着的巧克力切成半圆形,顶面划着贝壳的花纹,一斤好像是5.5。那时零花钱很少,是以5,6颗买的。但见营业员掀开玻璃盖子,用长手柄的夹子捞住放进另一手上的黄色纸头袋子,然后称分量,按照计价器显示的价格四舍五入。姐姐工作的第一年买了一大饼干筒这种山寨版的费列罗,也才20出头点。今年春节,倒有正宗精装费列罗,我居然会想不起来吃,要知道我对好东西跟小孩子一样念念不忘绝不隔夜,能忘到九霄云外了,看来真是摆脱了巧克力瘾。买了牛肉干,说是纯精但还咬到连绵不断地牛筋。鱼片干在促销35块,妈妈说不是用橡皮鱼做的而是“捏特鱼”,(上海话,我不知道学名)鱼干上都洒着细细的粉,没鱼味。另各称了一斤开心果猪肉枣,差10来元能赠送个牛形饰物,但没看中作罢。
除夕早上骑车兜了一圈,新拓建的万航渡路平整开阔,一马平川。每家店的工作人员似乎都表现得友善,热情指点着商品,提醒我这种洗发水不要多用,称赞我帽子漂亮,并塞给我一份新年红包。路上横冲直撞的机动车脾气也温顺多了,碰上闯红灯的,竟不声不响地停了下来而不是摇下窗户破口大骂。所以,我想,不是国人素质低下不懂轻言细语,而是打一出生就要跟别人争抢有限的生存资料,不凶悍不霸道就只能吃残羹冷炙。
看了《梅兰芳》,蛮对得起票价。剧中人除了太太,语速都慢慢地,很明显地有别与我们这个时代。陈红和章子怡是面容相近的两张脸,精致但乏味。坐在驶离北平的火车上,听到有人说以后吃不到冰糖葫芦了,梅兰芳狠狠地咬下一粒,这一片断触动了我的心弦。能知道最后其实还是幸福的,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没有始没有终,纵有珍惜怜悯之心,也不知何处寄放。
才华灯初放,性急的已经在外面放起炮仗,家里的电视放主持人拜年晚会闹哄哄地不分上下。若干年前,大年30是央视的春节晚会一家独大就像再早些辰光的新闻联播。之后,地方台开始偷偷摸摸地放4,5集的连续剧,而现在网络起被央视淘汰的角儿正大光明地公开叫板。不过,不管哪出戏真正会看到结束的在我们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短信拜年也渐渐成为一种新年俗,今年的模式是在吉祥如意的祝福里镶嵌着发信人的名字,挺仔细,免得让收的人摸不着头脑。我寻思了一首古时守岁的诗,一并回复,完成任务。广播说在淳朴的乡村春节里会摆长龙般的流水席,无论乡邻街坊还是远道而来的都可以围坐在一起吃肉喝酒,听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卫生肯定不愿意去,嗬嗬,看来要拾起年味也不是直线回到过去这么简单。
要不是Zl,我还不晓得世界上有床绷来固定床单。原来,稀松平常的折角铺床也是一门手艺, 英文里a crisp hospital corner是专指这个意思。节前特地理了一下,平直得宛如直角,一夜起来也无褶皱。喜欢看房子光亮可鉴,像人一样,洁净、秩序,温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