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要不是在老照片里看到那高高架起远离地面的警察亭,如傣族住的脚楼,我都已经忘记了,从前在路口也有一个。那时候学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也捡到过镍币几枚,但自始自终都没能鼓足勇气踏上3格台阶,像课本中的红领巾郑重其事地递给警察叔叔,然后,得到意料之中的夸奖,激动之余不忘敬个队礼并回答道:这是我们少先队员应该做的。
整个学生时代,从未和警察直接打过交道,所有的记忆都是间接的。譬如,晚上呼啸而过拉响警报器的警车,大人便会吓唬年龄小的孩子,一定要听话阿,否则就被关进去了。譬如,提篮桥。去舅舅家的一条路线是在那里转车,在等车的当口会不自觉的谨小慎微,坐到车了又忍不住探头张望寻找着哪幢深藏不露的房子?再譬如,后门的派出所养着一条退役的军犬,很喜欢吃苹果,警察兴起时,会以此引它前仆后继,让我们看得目瞪口呆。要说最深刻的还是“于双戈抢银行”,事情的来龙去脉里我只知道他有一把枪,并打死了人。我震惊的是纵然有千万条辩解的理由,铁面无私的法庭也是要判处死刑的,不象是在家里,撒个谎做件错事虽然父母会生气会打屁股甚至跪洗衣板但绝无可能吃子弹剥夺权利终身。那个时候我并不清楚怎样的行为会触犯法律,所以暗自胆颤心惊了很久。也是在那段日子里,发生了一“迷案”。班主任好心的带了一些小人书给我们课余时间看,回收点数时发觉少了一本。她站在高人三尺的讲台上痛心疾首地责问,觉得我们辜负了她的殷殷期许。那本书其实在我这,没有缴回是因为根本不晓得上课铃一打即便没看完书也要给小组长,而不是象图书馆可以借2个星期。老师没做调查便一口认定这个和她感情深厚的先进的集体出了一个令人作呕举止不端的“偷书贼”,使我无论如何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来承认错误并保证洗心革面,我害怕被扭送到警察局害怕爸爸妈妈也那样地老泪纵横却无可挽回。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把小人书带了回家,名字叫《被偷了影子的人》,讲一个人拿自己的影子与魔鬼作交易。
像所有接受正规教育的人一样,在参加了离队仪式后才知道14岁以下的人犯法不做牢,小鸡肚肠地觉得老师们并不如赞颂那样光明磊落。这样也好,看清楚他们也是凡人,不再对权威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学习独立思考。
狭小闷热的老式岗亭自然早就更新换代了,现在遍地开花地更象是警察休息站,里面装有空调,配有饮水机,下班经过黄陂路的那间,常看到制服在烟雾缭绕中忽隐忽现。没有人会在意一分钱,丢了手机钱包鲜有人会跑去笔录,拾金不昧地观念渐渐地转变成失主要按百分比给与酬谢,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难怪淮阴公安网上的5毛钱失物招领告示会被看成做秀。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