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溏心风暴

元旦的时候,一口气看了30集《溏心风暴》,当然不是一本正经端坐在电视机旁,而是不断地快进,进进出出吃饭看报洗澡打电话,把它当作一种背景连续播放着。很老套的情节,豪门恩怨呗,不过到底也是收视第一的节目,有些话有些人也能让我想起点什么。
首先,米雪。我记得的米雪还是很早以前的挂历上,那一年12个月份上都是港姐或一线演员,她在3月份,穿一双紧贴小腿的黑色丝袜,头发烫成大卷,反卷的刘海重重地压在前额。她在《八月桂花香》演过一个虽刁蛮但识大体重情义的千金小姐,而在这部里出演的也是类似的角色,听说在现实生活里她不离不弃陪伴男友共抗病魔整整16年。拍戏有些时候是比防暴警察消防员更危险的行当,它会深入内心捶打筋脉,不知不觉地就与原来的自己分道扬镳,成了另一个人或许更好象米雪情深意重,或者变糟象张国荣纵身一跳。在聆听教义时,神父开宗明义,上帝无所不在毋庸置疑。看似不相干的两件事,道理却是一样的。只有入戏了相信了,才有可能出彩才有可能虔诚,抽身世外的难以感受到切肤之痛和大爱。我挺赞同这个理论,所以我的手机开机语是:每天微笑。希望从假装微笑到真的安逸欢欣,通过连接不断的提醒和练习。
其二,大妈的一句话。哭有时,笑有时,悲伤有时,欢乐有时。其实,长长的一生里多的既不是眼泪也不是咯咯地笑,而是不苦不甜平淡如水的日子。所以悲伤苦难说得直白点也是五味杂陈的一种,经它地翻腾搅拌,原本一个模样在桶里泛着油号气的白开水或赤澄的纯净水才会形成自己的味道。然而在有时的屈指可数的欢乐里,是不该去想别离之后的惆怅提不起精神呆坐在一旁,要尽心尽力纵情沉弥,即便是表演也要演得能骗过自己。
其三,还可以说得,病人需要被关怀也渴望付出关怀。早年念过一篇论文,说越晚生育通常寿命越长,因为父母天经地义地觉得自己有无可推卸的义务和责任该拉扯大孩子。这个理论数据统计选取的样本并不周全,但我相信这个说法。可我,一个在中学时代就读过周国平的妞妞深知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是愿赴汤蹈火的骨肉至亲也爱莫能助的成年人,羞于甚至耻于在任何人面前手足无措痛哭流涕。我想很多人也都是这样,宁可戴着枷锁般的面具也要夸张地露出阳光灿烂的的八颗牙齿。我们把关心统统交托慈善了,从淌着口水说话含混不清的痴呆老人的身上,从大大的脑袋无力搭在畸形躯干上的唐氏小儿的身上,从没有钱买火车票回家过年的农民兄弟身上,从坐在塌方的矿井前哭得昏天黑地的寡妇的身上,…………,我们的被需要感以此得到最大化的挥发和满足。而爸爸妈妈的被需要感呢?先生太太的被需要感呢?儿子女儿的被需要感呢?都是要以投向外力的方式来消化的么?
三个不同的角度最后又指回到一个点上,我究竟到底是想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这出叫做人生的大戏里。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希望可以更加坦率的呈现自己,不要有内在的我和外在的我的太大的差分,但同时也觉得,给不同的人看到的必是不同各个面的我,完完全全在一个人坦诚全部的自己,可能性比较低。以前觉得说要让自己每天保持快乐,现在却不再留意这一点,是忘记了要快乐,还是已经刻入行为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