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新华书店

上次看记录片,一个新书书店的老职工说30年前书架全是封闭式的,买一本新书常要起早排长队,而30年后读者可以坐在书店里翻阅一整天的各类书籍。有关这个变化,我却有一个相反的感觉。尽管书店里华丽漂亮、装潢考究的图书琳琅满目多如牛毛,尽管报纸电视网络传媒图书的广告推介锣鼓喧天铺天盖地,尽管各种图书的排行榜应运而生层出不穷,但是,对于一个不怎么容易被表面的喧哗浮闹所诱导甚至盲从相信的人来说,得到或者发现一本好书,却是越来越难了。
新华书店以前一直都是我最喜欢待的地方,那时候新书出版的确实不多,所以书架上变动得也极少。每次去都盯着那本放在最上面的《基督山伯爵》上海译文的蓝色硬质封面15块,看它还在不在。等揣着压岁钱准备抱回家时,书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版本分两册的。虽然读起来方便许多,心中总归有一丝遗憾。老版本再版时价格跟着翻了一倍30块,不过再怎么飞涨性价比也远远高于今天店理常见的29块一本连篇插图,字体三号的“连环画”。30年后的今天少年儿童书店成了日本便利店,只留下一个黯然无光的门楣。对过的新华书店还屹立不倒但规模缩成原先的一半cd书籍挤堆在一起。
对于书的怀想还有图书馆。那时连电脑都不普及更不消说全城联网,用的是最原始古老的检索方式,一盒盒的索书单根据目录放在不同的抽屉里。泛黄的陈年故纸,密密麻麻的记录,当看到熟悉的签名借过同一本书时会觉得有趣。这种趣味自然也被便利地无纸化所取代。
书是稳重的高山之肩,是气定神闲的磁场,令人心安。哪一天它变成了市场化的载体, 在感到慌乱、哀伤、低落和脆弱的时辰,又该去如何寻求安慰。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