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洗澡的事情

昨天ghf说家里浴霸坏了,洗起来不方便。想到以前冬天洗澡绝对是件大事。洗之前先把大木盆从床底拖出来,候箍桶师傅扎紧磨平,然后倒满清水足足浸上一天。后来市面上出现了轻便的塑料盆,但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橡胶味。准备工作妥当之后得选一个相对不那么寒冷的大晴天。一早,大人们就开始烧水。那时只有煤炉煤饼,烧热一壶水通常需要45分钟,这还是在有人不断煽风点火的前提下。洗澡通常设在最小的一间房子,窗门紧闭,换洗的衣服放在软垫上,从内到外,一丝不苟地如西式餐具的秩序,一旁在摆一把靠背子,供起身后坐下来洗脚擦身。澡盆旁要多放一把拖把,以免飞溅出来的水渗透到楼下的。外层一字排开若干个热水瓶以保证水温始终适宜。待全家都洗完后,木盆转变成洗衣盆,脏衣服泡在里面隔夜在洗。那时候,单位里有浴室的人绝对可以趾高气扬的,在回来的路上,她们左手拿着小脸盆盛着香波肥皂,右手梳理着还是湿嗒嗒的头发,脚上也许还穿着塑料拖鞋,脸颊却个个红彤彤地,说笑打趣着。经过她们的身旁,常常能闻到一股海鸥蜂花的好闻味道。不象在自家里洗得,虽用的是同一个牌子的,虽擦拭了许多,却由于没经过热气化学发酵,始终是淡淡的不明显的。如果单位没人又拿不到家属票,就只能到浴室去焕然一新,石门路上的卡德池最早是4角钱/次。逢年过节的队伍会很长,尤其是女的一列。票子就是一根木筹子,进到更衣室后再换成箱子钥匙。很多人会顺手把它挂在水龙头开关上,然后在擦干身体后开箱拿衣时才猛然想起,急匆匆地再次钻进布帘,身体自然不可避免地湿了一大片,央求冲得正欢的让出龙头使劲快速地搓几下毛巾。更衣间阿姨会把大衣外套挂到高处的晾衣架上,等洗好收拾停当,再撑下来递给你。这绝对是一很温馨的周到,那个时候厚衣服总要穿一个冬季,袖套罩衫的尽量保持整洁,要是塞在阴湿散发霉气的小箱子里实在不够体面。洗一把澡通常下午去出来时已是华灯初放,拎着换洗下来的衣服。心里盘算着,木梳肥皂毛巾一件都没少,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可以把换下的衣服一次洗掉。
现在的浴场是休闲是消遣,洗澡是一种坦诚相对的表示,和过去的除旧迎新无关。

2017年补遗

浴室通常人满为患,有时候要排很长时间才能进去。浴室的建筑有民国元素的风格,门窗是彩色玻璃镶嵌,很好看,就连名字也是民国时期遗留的。进浴室有一小厅候浴,一个卖筹子的柜台,后面挂一价目表。高档的在二楼,沿木楼梯上去,有单间的,供应茶点,浴池也是相应配套的。楼下就是大众的,也是最低档的,位子比较挤,而且擦干身体后就要催你赶快离开,以便下一波人进来。

我们选择的是大众的,也就是最低档次的。买了竹片的筹码进门,服务员便迎上招呼,非常热情。服务员的身上总是搭着一块白色的浴巾,手上提根很长的木杆,顶上安有一个铜叉。找位子坐下,从棉袄罩衫绒线衫棉毛衫到卫生裤一件件脱掉,服务员会一件件全套在木杆上,一下子叉到上面的木勾子上。因为人多,有时会叉到离你位子很远的地方,洗浴后把衣服叉还给你,永远不会搞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