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关于过去的事体

那年那人那事
那时候流行一句顺口溜叫“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其实即便在知识贬值的年代里,卖茶叶蛋的也是最低微的工作之一,无论是辛劳的付出还是不稳定的收入或是受尊敬的程度。摆这类小摊头的大多数是花白头发的老妈妈,她们听了这种非常不恰当的比喻也不辩解,依然早出晚归地守着街边顶着凛冽的寒风。除了茶叶蛋在锅子里一起煮得还有豆腐干,茴香气味热汤咕咕地在煤炉上翻滚出来的气泡在冬夜里很是吸引。路人停下来,买上1只,脱下笨重的绒线手套夹在胳肢窝下,手忙脚乱地拨去蛋壳狼吞虎咽着。好心的老太太有时候也会放下长长地似乎永远在大锅上倒腾的竹筷,帮着拿些物件。那时候好像少有人边吃边走的,一来生活节奏还不像今天飞快,二来也是塑料袋的不普及和纸袋子质量又不过关吧。我只在那摊上吃过一次,壳子里的蛋皮尝起来远不及初闻到的浓郁,淡得就像是白煮得,不蘸上一点佐料很难以下咽。除了茶叶蛋外常见的是茶水摊,一个在隆冬兴隆一个在盛夏蓬勃。主持茶水的以中年男子为多数,一只圆滚滚的油漆斑驳的绿色大水桶,低下是一只灰黄色的出水口,旁边架起一简易折叠小桌子,一个茶托满满当当整整齐齐地摆着一般大小的玻璃杯,上面一溜烟地盖着红色半透明的杯盖。在旁边放着一水盆清洁用过的杯子和一两只方凳,同样地颜色参差不齐。茶叶是大麦茶,好像1毛钱一杯,可以免费续杯。现在回想起来挺不卫生的,杯子一不彻底消毒,开水也来路不明,地点又总是放在毗邻繁忙路段的角落处,但好像也没听说有人因此传染得病。现在么我们习惯喝瓶装的水,吃独立包装的食物,却仍然没提高多大的安全感,呵呵。
那时还有一句父母们常唠叨的顺口溜: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那些正逐渐消失退出视野的行当似乎都与这句话有着千丝万缕地关系,棕綳坏了可以整旧如新,一到出梅,这些手艺人人串门走乡串户吆喝着地寻觅生意。钢筋锅子被小朋友敲出个凹陷摔出个小洞也是可以修补的,橡胶底的套鞋干裂了涂平胶水贴上补丁再阴干就又可以在积水池里撒欢。还有收旧货的,橘子皮牙膏壳甚至药渣都能换上点小钱。弹棉花,磨剪刀,修阳伞,一件东西也许早该寿终正寝还坚守岗位发挥第三春。如今,是万完全全倒过来了,勤俭节约不再是种美德是种智慧而是扩大内需的天敌。电热毯用5年要更换,否则是要引火烧身的。热水器顶多用8年,否则有窒息中毒的可能。电视机电脑也有使用期限否则就等于慢性自杀。总而言之那种没坏就可以一直用下去的观念是既落伍又不科学,想去修补也难以找到中央商场里那样专业的师傅和合理的价格。把会计里的折旧搬到了家里,耐用品仅是与一次性相比。可是,为什么大洋彼岸的人们老夸耀着这是我从祖父那继承得来的那是小时候就用的呢,为什么就不可以动动脑筋把产品做得精致一点耐磨一点呢?
我只能说这是变化,但发展与否,我无法确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