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天真

星期二到大食堂吃饭,吃了一半。一姑娘端着盘子走过来,说我能和你坐一起么?抬头一看是同班车上的一个人。从她的外貌说话我一直猜测是北京人来培训的,而其实她是中国学院部的老师。她说一直都在偷偷地看我,你穿连衣裙漂亮极了,每天都在想你今天会穿哪一件……。在受宠若惊之余,我开始检讨自己。搭班车也有1月有余,而我叫得出名字的能讲上两句话的屈指可数而且也都是别人主动示好的。确实,前段日子准备考试起早贪黑,所以一上车找到位置后就盖上帽子呼呼入睡,不过这等交际成绩也着实汗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自命清高,赫赫。
在大食堂吃饭时还碰到了旧识,大眼睛白皮肤的新疆姑娘。若干年后的今天,已经变成了敦实的短发主妇,个头似乎也跟着矮了几分,原本与我齐头并进的而现在直到眉头。我知道岁月总归要留下一点痕迹的,但不曾想过它会来得那么快。默背着她11位手机号时,又想到了另一个女孩子,我们在她家里涂着她妈妈的口红穿着她妈妈的曳地长裙胡乱地拍完一卷照片,现在该是怎样的模样。
车上常驻人口,大概是这样的几个。车长据说有15天一年的公休如此推算有一定的年纪,但看上去比实际小,头发笔直一丝不苟,大书包之外还拎一个卡通包不知是饭盒还是杂物。一个和我同车下来然后骑助动车的中年人,和我一样总是睡觉,但有时会睡过头。一个是上车就会热烈讨论哪个餐馆好哪个地方美的热心人,从她口里我知道她儿子参加了哪些个夜托班。一个是头发长长夏天也只穿长裤的姑娘,随身带着《萌芽》《上海一周》等杂志报纸。还有两位男生,截然不同,一个结实一个瘦高,一个热闹一个安静,一个蓝白条子汗衫一个红紫相间,两人唯一共同的一点都喜欢坐在最后面,也许是为了女士优先吧。还有一位,爱坐在固定位置靠窗口换上长袖衣,另一位如果来那一定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一个,马尾扎得高高得,快人快语,我们一起做yoga,人挺自嘲。
我已经比以前有进步,能在走廊上向所有迎面走来的人微笑,尽管其中的有些人一脸茫然,然而要叫我走上去自我介绍,我还是不会,这恐怕是改不了的了。
既然有很多人说连衣裙很衬我,那么乘着这个夏天末梢再买上两件吧。那些好看裙子最长得都历史5,6年了,洗得很薄发白。还想去华亭伊势丹看看20块的巧克力,富丽堂皇的商店也要关门,能留住一些旧的东西也真是不容易。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