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just together, foever apart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来自与齐豫的一首歌《飞鸟与鱼》,相对于日后的天各一方,在我感觉里always也是太长了一点了,所以改成just。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前些天,妈妈说底楼的老头把房子卖了,下一星期就要搬走了。还记得刚搬过来的时候,他家万紫千红的迷你花园是整个社区毫无特色的建筑群中一抹鲜艳的亮色。老头爱花,早晚都在摆弄着花草。老太腿脚不便,她与外界的接触就是一张倚靠在门房边的凳子,她也是从早到晚的坐着这里看着人们进进出出,看着花儿一天天地变幻着颜色。老头子总是会抱怨老太只会吃饭什么事都做不了。然而,今年5月老太去世后,原本兴致勃勃一心扑在花草上的老头突然没了精神,常常地呆坐在那个座位上,头靠在拐杖上失神地坐上一整天。房子卖掉后的几十万平分给5个子女,他自己与一女儿同住。妈妈得了一只浇水壶,很古老的式样,铝制的细长的嘴,已经用了20多年也许还能再用20年。听后,心里生出一些感伤,像一只乌鸦似地把发亮的东西一点点地衔回家,然后在某一天无影无踪。妈妈也爱种花说要有一座花园,但愿在这短暂的一刻我能园了她的心愿。
 
由于上下班我骑自行车,尽管15分钟是无论无何也能到达的,但还总是空出5分钟,因为可能爆胎可能封路各种各样的不可预见的情况。如果开小汽车那也许还得再提早一些。说到底你只能控制你自己,身体之外的天地万物隐含着不可控变量。这大概也是当一名好领导的难处,他想尽善尽美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我发现了楼梯,但是锁着的,也许是因为没有安装摄像头的关系。这里是全方位覆盖,我很不喜欢,我想我只是出卖了劳动力但并不包括连带附送个人隐私。午休的时间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打牌,如果你想躺下休息的话,得趁早,休息室只有两张沙发。定了四份早报,但送达常常是下午三点,隔夜的报纸难得一见,因为勤劳的保洁工已经把它们全部收拾掉了。还有洗澡挺有意思,绝对可以分析出一点心理趋势。也许领导都分布在周围,所以吃饭活动都组织在我的活动半径之内,还有每星期一节的Yoga课不像以前这些好事统统都安排在交通极不便利的浦东。
 
其实有很多想写要写,但是此刻没有时间,要抓紧休息抓紧看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