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古典与唯美

首先得分享一个好消息,南西的美术馆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一都免门票。Lu说不太确定,在主页上似乎也没有广而告之的打算,直接打电话问讯,得到接线员肯定的回复。兴冲冲地冒着大太阳赶过去,人并不如意料得多,不用排队,只需在接待处领一张门券然后过扇门禁就可以了。最好别带水,如果有就藏在包里,现在管理很严液体类等同于烟花爆竹。我先看了一部记录短片,有关此次展览的介绍。基金会的主席西蒙说的一段话很有见地,他说我不会画画,收藏这些画并不是为了买卖,我只是一名欣赏者,也许正因此才纯粹才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它们的美。我对奥运会心情的急转直下也许就是因为它不再仅仅是运动健将们的展示力量速度的舞台而是成了商人的利益场,政客谈判的筹码甚至恐怖分子也在蠢蠢欲动地加以利用。随着赛会的日益临近,气氛跟现在的气温一样一触即发的态势,公交车在一夜之间贴上了蓝底白字的警方提示,小区保安人手一份的重要精神,路口的警察三步一岗,咳……。
在没有相机的年代里,画有时候充当着记录日常生活片断的功能,比如肖像,比如静物,即便如此依旧力透唯美。那些人儿的配件服饰甚至还透着一些流行的元素,如夹脚拖鞋,鞋带层层绑在腿肚子上的木屐,浓郁英国味的格子衣料,女孩三股的彩色束发带,赏心悦目的精致,细腻和纯粹。
我喜欢的有“春”,尽管旁边有一个男人懂行似地对旁边的女友说,这种画不过是讨好上流社会的一个作品,其实没有格调也没有多大艺术含金量。画面上是三个女孩,或躺或站,沐浴在难得的日光下(英国天气时常不好),玫瑰般的双颊俏皮的眼神烘托出少女们的若有所思。这些模特们早已故去了吧,然而在画中她们青春永驻,在繁花似锦的春天里。还有幅是画后宫妃子的,那一袭盖在脸上的面纱,临摹的极为细致,大概通过此表达出后宫的神秘得忽近忽远。还有迷路的仙女,连脚掌上纹路都没有放过。捡鹅卵石的希腊少女最是吸引着观众的,纯美的容颜姿态疑似误入凡间的仙子。
上周去听音乐会,中场休息时浏览了在大厅摆放的摄影佳作。在我看来这些照片能成功折冠主要因素是主题明确构思巧妙,并不是通常所要求的光与影的调节。能拍出好照片的其实不需要懂得多少深奥的技术,高自动化的相机已渐渐缩模糊小专业与业余的差距和距离,而是善于把握一个个转瞬即逝的片刻。如果刻意地去摆弄一些布景就像旅人必得两手一插在景点门口前到此一拍得话,那时候考验的才是摄影师的技巧或是对相机的熟捻,然而即便效果再好的我也只会将其定义为成品而绝非是艺术。下半场上演最后一曲目时,吹短笛的女子在座位上笑得花枝乱颤,也许感染到美国曲风里特有的轻快和自由,也许是旁边长笛上面圆号两大帅哥的前呼后拥。要是能许可拍照的话,我估计这张满满“痴头怪脑”的笑脸定也能拿个什么奖的,发自内心毫不忸怩做作地笑容真的在现今的孩童身上也很少见得到了。
离开美术馆前,把一张选票投入抽奖箱,奖品是一本画册。得奖的机会自然是微乎其微,我不过在此时此地播下的希望种子,然后离开,进入另一个空间。这样的转换对比强烈,里面四季如春,外面炽热难挡,里面是燕语莺啼,外面是粗声恶气。心想100多年前的巴黎街头也许就象那画里面描绘的一样,但有幸入画的可能并不觉得那条散发着污秽气的林荫道有我们以为理解的优雅闲散,这是艺术的又一特征,需要距离。
纯粹的一次艺术之旅给我的带来的,不单单是感官上的刺激,更是预示着,这世界上美的势力始终存在,此刻它只是暂时地有点嬴弱。
那时候参观博物馆就是生活的一个组成方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