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BOL

听到bol在中国关门的消息,有一些感慨。作为96年它登陆之初的会员,有着很多读书的记忆与它关联。譬如,福州路上那只靠在落地窗户旁的橘黄色沙发,常常被捷足先登者把持着看书晒太阳一坐好久,后赶到的人只能望座心叹许愿下一次一定要来得再早一些。
它的日渐式微是在情理之中。首先在价格上处于劣势。96年书价基本上都还按照背面印的数字出售,难得的折扣通常也只有在春节前后的展销会上,所以它的9折还是让很多囊中羞涩的读书人怦然心动的。然而,现在书市百花齐放购书渠道五花八门,几乎没有谁还会自掏腰包买原价书的。其次,相比过去,今天的娱乐活动丰富多彩,读书不再是仅有的几种消遣。而且很多书都可以通过网络下载,瞬间到达几乎不收分文。更重要的是,在于bol没有准确定位。开始的时候它高高在上,所提供的书目都比较倾向严肃的学术类,每一本经由它销售的书上都敲有它独家标记。后来它发觉最有利可挖的购书群体是那些10来岁的中学生,渐渐地目录变成了五颜六色的流行文学,恐怖阴森的鬼怪,多角纠缠的言情,甚至连外语科技栏也都停留在图解的阶段上。年轻的读者确实很乐意花钱追潮流,不过他们的兴趣同样也是一日多变,bol每三月才出一期刊物根本就满足不了这样的猎奇心理。同时,当这些孩子一年年地长大,他们会竭力去摆脱那些他们认为只有幼稚的小朋友才热衷的游戏和事物如永远喧闹沸腾的kfc,或是贩卖青春读物的书屋来证明自己已然成熟。
其实,即便在价格上没有优势也还是可以在市场上立足的,否则世界上那么多的奢侈品如何生根发芽,繁盛丰茂。无论它们在外面包装得如何体面过人精致华美,其核心价值和薄利多销的大众品是一致的,多赚钱多盈利。它们不过是另辟蹊径,用曲高和寡高不可攀的方式来魅惑挑逗那些急于要表明自己身份或是品位与众不同的顾客。所以当高尔夫变成了花几十块就可以挥杆一把的运动后,地位立即急转直下如同早年的ktv、网球,那些阔气的挥金如土的“贵族”忙不迭地把视线转移到其他的项目当中去了。所以,定位清晰真得很重要,两手都不肯放的结果往往是两手空空。
基于这样的道理,推而广之,一个政府若要推行学习型的社会,是不是还可以把读书活动打造成一张成功人士必备的名片来激励和引导呢?当然,从个人来说说,我的心态和前面提到的“贵族”相似,情愿读书是小众的私密的,读书的愉悦欣喜我从来都不乐意与“暴发户”分享。
有数量庞大会员的bol完全有可能东山再起,如根据兴趣爱好分类展开一系列读书小组讨论书目扮演角色等等等等借此既可以不露痕迹地做销售调查和推销产品,而且还有可能聚集起一股力量,让出版商作者不敢小觑。等等……
我在bol买的第一本书是《凡尔纳科幻故事精选》。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本书是在预定后的一星期才拿到的,在扉页上的logo让当时的我觉得升腾出一种归属感:我是bol的会员,我的书别人有钱也买不到。在吃饱喝足之余,人不就是想要有这份感觉么?十余年之后,我已经懂得这些那些的外在并不能表明代表你内在的本身,而bol却在患得患失中,退步潦倒关门大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