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但愿人长久

两篇报道。一位志愿者在送水挖土,记者介绍他在这次地震中失去了许多至亲,表扬此人化悲痛为力量;几个泪眼模糊的中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大声地说我们不怕,我们不怕。
我没有做过危机干预,但隐约觉得这种处理方式不是很稳妥。创伤发生后,有些人的反应是奇异的沉默,看上去像没发生过一样,甚至劲头更足地干活。这其实不是一种好征兆,因为动用的防卫机制是最耗费心力的。也有的人以为哭出来就好了,跟着众人大喊大叫不过把心痛暂时地转嫁到可以控制的生理痛譬如咽喉。
此时,有全国人民的陪伴,受伤的心灵并没有空余的时间察觉清点自己的损失,每天忙忙碌碌地做事应承着外人的嘘寒问暖,累了倒头就睡饿了就到救助站打水领饭。然而时过境迁以后呢,报道组消防团急救队都是要回去的,其他地区的居民也都要会重回原有的生活轨迹,国旗照样高高飘扬,报纸网站照样活色生香,聚焦点不会再仅仅是地震,还有更牵动神经的CPI,奥运会。可是汶川是幸存者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他们走不掉离不了,得时时刻刻面对断檐残壁忍受着情感上肉体上的剧痛,却没有人可以同悲同喜。
前两天写改革开放30年时,想到电报这样的老古董设备如果还在的话,就可以及时传递消息,不需要突击小分队冒着泥石流的危险行军9小时。这也许是现代化的一个弊端,它的高效可靠依赖于建立在太多的变量。运转正常的时候又快又好,而一旦发生变化,就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以个人的名义捐了500块,并报名参加可能要奔赴四川的心理援助队。雪中送炭固然让人温暖,但我希望是能细水长流地提供帮助,而不是一次性地闹哄哄地象潮水一样汹涌地来又急速地退,只留下沙泥死鱼。
 
印象很深的两张照片。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上摆着一只只颜色鲜艳的书包,而它们的小主人已经不再了;11岁的小哥哥背着3岁半的妹妹连续走了12小时,哥哥神情凝重,小妹妹歪着脖子喝着水一脸的无忧无虑。61儿童节就要到了,但愿纯真永远与孩子同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