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夜色温柔

这几天都在晚上回家,最晚的一天接近午夜。晚春的季节,吹在脸上的风已经不再凛冽,是如一双酥手在皮肤上似有若无地轻拂,痒痒地。在一件无袖衣外套了一件开衫,早上出门觉得温热,尤其是在太阳底下尤其是在街头女郎清凉夏装的衬托下,而晚上这样的装束恰恰好,好似一道柔软的屏障挡住了已渐行渐远地寒意。
虽说已深夜,但街头依然灯火通明,当然相比白天的喧嚣忙碌,此刻透露出的是闲情安逸。两三个夜归人围坐在大排挡,一边看着摊主上下翻腾着锅瓢一边咪一口老酒;小汽车照样开得飞快,但鲜有心急按喇叭的(市区老早就执行禁鸣了,但在白天几乎找不到一条低分贝的街道)。做早市生意的桌椅已经收进归拢,空出来的人行道让我这个走惯白天路的都有些不太适应,还是条件反射地斜侧身子,呵呵。即便巴掌大小的店,关门后也还亮着招牌的灯,其中几个灯泡暗了没及时更换,远远看去明灭闪烁走进是几个支离破碎的汉字,象是文革时的简体,一个框意味着国。那家吃过几次的小面馆,现在改名叫韩式烧烤,它卖过新疆大饼又卖过巴比馒头后还推出麻辣干锅。那本书说得真对,对市场有着天然敏感度最先闻风而动的总是小业主,他们的摊子就是可数的两件物事不必瞻前顾后左思又想。
也是在一个春风沉醉地夜晚,两个等待设备重启的工程师闲聊,说复旦的物理系同学会都开在美国了,我们总是节衣缩食地帮别国培养高科技人才。同样的讨论10年前就有过,只是当时那个义愤填膺的朋友已投奔到大洋彼岸,光一年资本主义发给的薪水就买好了车、房,乐陶陶地安居乐业。我举这个例子一点点都没有讽刺责难的意思,梦的开始都是怀抱着理想与希翼,而在一次次地被无情掐灭之后,终于明了要先有面包填饱了肚子才有资格谈抱负展宏图。
在夜色的笼罩下斑斑痰迹之类的灰暗丑陋都隐身不见,只有呢喃细语眉目羞怯的情侣,跨坐在摩托车上无所事事的警察,还有明显有几分睡意的看车人任有一旁用作解闷地收录机躁括地重复着广告,当然也有人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地,对他们而言,这才刚刚开始呢。
昨天在车上听到一首歌,王杰的《安妮》,这支歌常让我想起琼瑶写的一个故事,女主人公名叫安妮,头发长长皮肤苍白近乎透明,柔弱的外表下有颗坚定的内心。这样的女子总令人难以忘怀,也难怪王杰要用生命去呼喊,时隔多年还要重新编曲再一次歌唱。
我说过无数次,说我喜欢夜,在夜色里行走,就象一轻盈的精灵在空气中舞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