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十年踪迹十年心

尽管祖籍在宁波,但我对故乡的了解也只有北仑港、黄泥螺和宁波老太太。不知道为什么,宁波小脚老太居然跟国内第二天然优良水港相提并论。持这种印象的还不止我一个人,Eva就以后我们两个宁波老太还要一起喝茶晒太阳,赫赫。
上一次集体去宁波,差不多是10年前,也是在年尾,很冷。当时同行里的一个人,外貌性格都很像姐姐,甚至都是少白头。现在回想起来只记得在人民广场下车后和她一起乘109再走黑黝黝的山海关路,还有她白色绒衣白色绒帽在溪口青山绿水的映衬下分外耀眼地闪着光。
上次坐的是十几个人挤在一辆金杯面包车,这次是一人一排的豪华大巴;上次是蹭听其他团队的景观介绍,这次是地陪全陪一应俱全;上次下车的第一顿我要的是一份炒得油乎乎的菜肉年糕,这次三餐都是海鲜大餐;上次是爬在假山上大呼小叫的愣头青,这次是“稳重”的只肯脚踩大地的中年人。当然也有没变化的,蒋府前门口站着的还是一个酷似蒋介石的特形,导游词里还是那两句:窄长的楼梯是特地给小脚姆妈走的。
朱说从背后看几乎认不出穿牛仔裤休闲装的我,那她也许更认不出穿晚装着盛妆的我。对同事的了解也一样,止于蜻蜓点水浮光掠影。见到散着湿漉漉头发的A在灯光映照下格外温润,咋咋呼呼的B会带几包土特产给不去的人,C的想象力匪夷所思,D的概括能力,E的妩媚,F的……
短短两天除去吃喝,差不多都是在公路上跑。可能刚写过广告,所以会特别留意一路上连绵不绝地口号标语,其中有一句非常好笑:让你的产品拥有飞机般的动力。还看到两辆小车面目全非的残骸,而旁边的警示牌恰巧写的是“禁止追尾”。不仅又记起上一次返程,好像也因着前面车辆的碰撞跟在后面的我们只得以蜗牛速度爬行。在频繁看表在抱怨牢骚在暗自憋气快到极点之际,忽地,路两边原本暗淡的灯光突然亮堂地让人有点刺眼,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因为上海已经到了,家还会远么。
有些事情的发生自然得如同刷牙洗澡一样稀松惯常,可在若干年后,才会发觉它们的到来大有深意。小部分可以觅迹寻踪,但剩下的也许永远都无法参透。
对我来说,会有“时间太瘦指缝太宽”的感慨,不过更让我欣慰亦欣然。
//这篇因为时间紧张断断续续地写一将近一个星期,每一次写都会生出些新的想法或厌恶某些个词句段落,所以上下文不太连贯。这种散乱的写法也许更能体现真意的,打个比方,事情未发生之前你已隐约察觉,没有显而易见的证据,你也许根本无法表达明晰,但能感觉甚至碰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