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花瓶

因为不是高峰时段,车厢空荡荡的,耳边就听到一位老妇人向她的同伴炫耀着如今的幸福生活。譬如她家人每年都要交8000美金的保险以此具备住特等病房的资格;每天付120元/小时的报酬请他人监督孙子学琴,这样既能保证循序渐进同时不伤害祖孙感情;家里有两套空关的房子,单单是维修基金物业费就要超过百万……依她的举止穿着,实在看不出是锦衣玉食,不过也没什么要紧,适度的虚荣一下不仅愉悦身心,还能安定团结呢。
下了车,去退几张公交卡,这时候还需要排队。听报上说,有些人就为了10元的差价特意跑一趟调换。城市人多精于计算,工于心计,涉及到切身利益,更是分毫不让。然而在大方向上却往往拱手相让,依赖所谓的权威人士,父母,老师,老板,官员……不以为耻反而心安理得。
到了博物馆,直奔“从提香到戈雅——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馆藏艺术珍品展”。里面的大多数都与宗教有关,我不是天主教徒对圣经一鳞半爪,所以至多能只感受到一种神秘祥和的氛围,其他的诸如愤怒、挣扎,讽刺等情绪无从体验和共鸣。最喜欢的是安德列·贝维德《花瓶》。曾有一个电影女明星在被大众质疑表情僵硬时说:那我就当一只花瓶。当时觉得此女直白爽利,而站在花瓶面前,看繁花朵朵千姿百态,明晰要做一只称职的花瓶远比提高演技抛几个媚眼更为困难。在搜《花瓶》图片时,注意很多人对这幅印象深刻。我想这是一定的。花儿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物,即便是村野农妇也能消费和供养。小时候生活水准在温饱线上,家里的花瓶不是空着就是插着四季不败的塑料花,但在春天也会采摘一些菜花养在浅口的肥皂盒,夏初领口手腕上会挂上编织好的白兰花,隆冬时分会垒好雨花石种上几只水仙球。这些家养的花自然不及画作里的浓烈娇艳,可它们的触手可及花开花谢让我们设身处地地领悟到了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落寞愁绪。不需要语言铺垫,不需要修为基础,没有时空限制,没有文化隔阂,我们都知道花是美丽的又是易逝的,而画家竭尽所能地用画笔来留住这惊鸿一瞥。
出来时,成群结队的中学生在等待参观,原本还算安静的博物馆一下子就变得跟快餐店一样闹哄哄。他们叽叽喳喳追逐游戏,浑然不知该凝神屏息。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在自然博物馆里唯一做的事就是拉着胆小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去看摆在转弯口的模型狮子头。都是一样的,在可以花5元钱甚至不要钱就可以接触到顶尖艺术品时,常常心不在焉,而开始懂得,却发觉时间太少美景太多。

3GSBE53P05RR000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