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登泰山而知天下

去年爬完黄山时,就计划着要去泰山,因为时间合不拢,所以51没能和大家一起去。还遗憾着呢没想到突然地就接到8月底泰山游的通知。再一次地验证了老话:是你的终归是你的,逃也逃不掉。

去火车站晚上的公交上,一改往常吵吵闹闹的印象,而是井然有序。喋喋不休的移动电视也哑了火取而代之的是盈枫刻意为之的低语声,那天听到的歌是《今晚,我是你的Dj》,好像自恋的主持人都喜欢不时地放一遍,假装就是那个Dj,今晚只对某一个人倾诉。想到早上做过的一道日语题,说纷乱如东京也有安静的时刻,不觉会心一笑。车厢外面车流灯光昼夜不息,而隔着一块玻璃的车厢里面,也许正因为空调发动机的嗡嗡作响盖过了所有其他的声响,反而变得很纯粹,只有邝美人粗粗地缓缓地轻轻唱。

下了站,火车站味道扑面而来。广场上人们或打着地铺躺在包上,或半蹲着抽烟聊天。(我到现在也没明白,为什么就有人这么喜欢蹲在大街上)。晓明问我车站附近有没有正宗的意大利菜可推荐,我想在这里可以吃很多东西,譬如油墩子豆奶,但如果是难得的正餐,还是应该洗干净双手,穿上熨烫好的衣裳,去一个更妥贴的地方才适合。想想如果你正在有些费力地把牡蛎肉从壳中分开来,而观景窗外有人向你张牙舞爪地挥着皱巴巴的小广告,原本的好心情不说荡然无存也会打个折扣吧。

无论是上火车还是下,大家都是争先恐后的,其实位置都早已写在票上,又是终点站行李架空着候车时间也足足有余。有一作家曾尖刻地说这是物质匮乏的后遗症,也许是的。安分守己排队的见不守规矩的大多忍气吞声有时实在气不过上前说两句,却常被顶得哑口无言,“这是竞争时代你木头木脑的哪能来赛”,“里边的人是我某某,你呢?”再老实的人也不肯甘心情愿当垫背,所以横下一条心,大家一起往前冲,不管是坐火车买油条还是其他什么。

准点到站,吃好早餐去参观了“三孔”,我对人文遗迹一向兴趣不大,何况是休息天,人山人海,导游的小喇叭此起彼伏,根本无法屏息欣赏。所有传说里有吉祥意味的石碑,古树等都被游客摸得滑不溜手。所有金碧辉煌的题字或知名的景点,都站满了搔首弄姿的或煞有介事摆弄镜头的。由于数码相机的普及,拍起照来随心所欲,咔嚓咔嚓不绝于耳,好像旅游并不是观景休养而是个个立志要拍一部风光片。

在孔林看到孔子携子报孙,看到延绵至今的家谱,觉得生为孔家人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能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将来要到哪里去,对我来说,心便会因这依靠而更容易安定。可是孔子只有一个,我们大多数人都如无根的浮萍随波逐流。至于儒家思想,早已被帝皇们改造成麻痹臣民的秘密武器了,没什么好说的。 当车过依山傍水的市政大楼等几座有代表的高楼,导游说这些都是前任市长(贪污犯)的功绩,他说如果钱可以抵罪的话,泰安的百姓大多愿意捐款集资,赫赫。

吃好晚饭去了大卖场,除了特产煎饼饴糖,还买了包杏元小饼,小时候的零食不多,所以更不易忘记,5分的萝卜丝,2角5的可可蛋糕,4角的紫雪糕,5角的卫生橄榄……

第2天早上,日程是自由活动。有人打游戏机,有人睡回笼觉,有人打牌有人看电视,我一个人去了岱庙。本来想参观后到旁边的美食街吃一只正宗的蛋饼,但时间太紧出了庙门就赶4路车回宾馆。岱庙是皇帝的登泰山的祭台,有数不清的碑(其中的一块是最大的,不用广角根本拍不下全貌),有气宇轩昂的殿堂。导游说这就是“无事不等三宝殿”的之一,今天查了一下,才知道根本不是。“三宝殿”源自佛教。“三宝”是指佛教中的佛、法、僧,“三宝殿“即是佛教寺院中佛、法、僧的三个主要活动场所。泰安的公交车投币1元一次,好像有几个车队,4路的车况不错,车厢很干净。去的时候看到有一位老者带着小板凳上来,也许如此才能百分之百保证有座位可坐。

随后跟团去泰山,不是劳心劳力地爬而是坐缆车上去的,然后从南天门走到玉皇顶。缆车有8个座位,陌生的8个人忽然临时编排在一根缆绳上的“蚱蜢”,面面相觑有一些些奇异。我不愿惊动、打破任何事物,只愿静静地旁观。而有人受不了鸦雀无声,哪怕仅是片刻,他们也因感觉不安会绞尽脑汁地挤出一些话题,即便发出一点“嗯,啊”的也是好的。(可作为研究课题呢)我最喜欢的是天街,即便是大白天,温差的关系也是云山雾罩,风在耳际徐徐吹过,真有一点飘飘欲仙的感觉。导游说,晚上家家户户掌上灯,从下望去就宛如一条亮闪闪的缎带在云之边若隐若现。很美,可惜我无法等到晚上,傍晚就匆匆离开。

在天街买了一只木鱼石做的杯子,25元,比起导游带我们去的购物点(160),算是地价了。明知道那些个微量元素百病包治都是口若悬河的广告而已,而且杯子样子很笨拙,摸起来手感也粗糙(当然也可以说返璞归真,嘻嘻),可还是买了一个。盘算着倒一壶常喝的咖啡,在这个纹理零乱的杯里会起什么化学反应,也许还会“culture shock”,哈。

认识了顾老师,不象通常笔会里互相常说的久仰大名,顾老师直接了当地说这次才刚把名字很人对上号了。还认识了一位年龄相仿的郑同志,有趣的是,我正专心致志走小18的台阶呢,他上来问:你是某某吗。然后过了很久,我才很不好意思地反问:请问你是谁。

回来的火车也准点,睡到下午,然后去yoga排练,放眼望去,好几个熟人,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不爱交际的我也有了自己的人际圈子。

9、10月想去看西安,华山、兵马俑、羊肉泡馍。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