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乘风凉

前几天在公交车上,又看到了那位老先生。老先生早已过了退休年龄,但仍在发挥余热,在我家对过据说是上海滩黄桥烧饼做得最好的酒家里当跑堂。 老先生头发花白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文清瘦。不过好像他并觉得上菜擦桌是很丢分的事情,一直是笑呵呵的,轻快地跑来跑去,至少我每次经过都是如此。
我知道老先生住在民立中学原址的附近,每天下午1点左右乘23路到饭店,大约是晚上10点回家,若是客人招呼不过来,他总是留在最后。那天,看他立在黄色位子前,不像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对坐着的人横眉冷对,而是微低着头睁大着眼若有所思地盯着窗外。几站过后见有座位空出来,招呼他过来。他高兴地说了好几遍谢谢,然后顺势坐下把头再一次扭向窗边,时不时地会露出童稚般的笑容。这条路,他最起码走了4年,为何会百看不厌呢?又为何不在家里享清福呢?我百思不解,恐怕也找不到答案,可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引起我注意的是他所展现出来的精神风貌,总是微笑,总是充满好奇,总是有滋有味地过好每一天平淡如水的生活。我希望我也能像他如此,不论逆境顺境,总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境。
——————————————
报纸上说因为空调的普及现在外面乘风凉的少了,不过我想还是有人会出来透透风的。譬如楼下胭脂店的老板娘无比热爱搓麻将,组织了一核心小组。在院子里摆开桌子从早上到晚上从冬天到夏天,几乎风雨无阻。还有家里有狗的,晚上一般都要出来遛一圈,然后狗爸狗妈们在草地边交流养狗心得,狗儿们在草地里欢腾吠叫闹成一片。
新闻里说昨天有39.6度,平了历史最高纪录。也许是待在恒温的房间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过的。我第一次接触空调是在6岁,爸爸单位前苏联的超大立式型。由于爸骗我说这东西一开,冷得像是在北极,我便吓得说什么都不肯进去。那时对北极的概念就是《动物世界》里的冰天雪地,我没有北极熊有厚实的油脂皮毛,汗毛也是稀松短小比不及爸爸和他同事的茂密丰盛,所以与其被冻死还不如热得汗流浃背。做小人时我就是什么事情都会当真,很傻很固执。
程老师说小时候他们搬小矮凳吹弄堂风。我比程老师小了几十岁,可也有同样的经历。我的个人专座是四方形的矮竹凳,姐姐的是带靠背的。爸爸是竹躺椅,而妈妈的是带有搁脚的藤椅,阶级分明阿。我在小竹凳上剥过毛豆,好像所有的同龄人在暑假的家务劳动里都有这一项。(我还写过剥毛豆的文章,获得一支英雄牌钢笔,哈),打过争上游24点飞行棋,更多的是在吃饱夜饭,把前后门打开来,斜靠在门口乘风凉吃西瓜。那张凳子其实原先也有靠背的,但时间一长就全部散架了,只留下5个凹槽见证着曾经有过的“上层建筑”。
乘风凉最大的功能是大人通过聊天增进情谊,小朋友通过游戏增长智慧。我想这才是程老师乃至很多人至今念念不忘的原因。有些时候我们需要安静独处,那就关上房门拔掉电话。有些时候我们也渴望同生共处,推开门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坐。老房子早已经被推倒不复存在了,新房园子里是宠物们的天地。听得到搓麻声、狗吠声,空调呼呼的作响声,却听不到人们的闲谈声儿童的嬉闹声小贩的叫卖声,这个夏夜,真是寂静阿。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