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卑微与伟大

前几天看到一条新闻说是女主播把希尔顿出狱的消息塞进了粉碎机。其实,我们的媒体也是半斤对八两。严肃新闻里预告好男儿几进几和短信投票号码;小燕子汤淼等受伤的后续报道一笔带过对姚明婚礼的猜测比比皆是。感觉在合力营造出一派歌舞升平、娱乐至死的氛围。
某心理学家得意地说起他曾特意设置过一个不公平的情境:四个小组拿到的资源不一样,最多的10000元,最少的只有2500元。但最后,只有2500元的小组凭着他们的创意和团队精神胜出。学生们事后自然体会到,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面对不公平的处境,你并非无所作为,与其让抱怨毒化自己的心情,不如通过行动来改变命运。听起来真是催人奋进呢,可倘若2500元的小组最后因为起动资金不足而败北,是否还能得出这个斗志昂扬的结论吗?单拿一个设定好的场景去解释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在我看来既没有说服力也显得娇柔媚俗。
所以我更喜欢那些踏实做研究,有自己东西的专家。譬如李子勋:他说“在某种意义上,自信与自尊意味着一种浅薄,很像无知者无畏。科学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知道得越多,懂得越少,知道得越少,懂得越多。让我深感忧虑的是励志类书籍泛滥,不停的夸大两者间的鸿沟,以为只要拥有自信、自尊就可心想事成。更有甚者,讲学游说,办班收钱,大发横财,把人类心智世界搞得很乱。这些人要算知道很少,却自以为懂得很多的人。我们的时代已经到了要重新来定义,并反思文化建构的时候了。近代神经生物学家对人类认知系统的筛子理论,我们的大脑在信息接收、传输、采集、组织的过程中要经过许多文化筛子,文化会故意漏掉许多信息,只让允许的信息被意识感知到。知道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感觉的,触及的真实只是被文化过滤后留下的真实,那么,当你高昂着自信自尊的头时,真的还那么有底气吗?难道还不能稍许保留一点无知之心、谦卑之心、敬畏之心吗。坦诚的接纳不自信和自卑的心才可能使人们到达心境平和,乐天知命的精神境界。
社交恐惧还有更深层的意义,一般聪明的、敏感的、有些神经质的人容易陷入这样的困境,而这类人恰好是具有创造力的人。正如蜂群只需要一个蜂王一样,自然淘汰会让那些可能成为蜂王的蜜蜂早早被排除出局。神经症冲突是达成自我毁灭的捷径,优秀的人经这样的折磨变得平庸而失去竞争力。那么自我如何解读社交恐惧就很重要,如果你认为你的社交恐惧是一种病,你得到沮丧、病态行为和失败。如果你解读为我不爱社交,那么你得到时间、知识和内心宁静。社交时要花精力的。哲学、政治、文学、科学上有成就的人,多半是不喜欢社会的一群。”
现在文明的可怕之处,是它强调推崇着单一价值观。譬如 “文化习惯把外向的人想象为乐观、开朗、热情、自信、进取,把内向者联想为保守、压抑、退缩、不安、胆怯、不合群。差不多会识字的人都会说外向是社会欢迎的,内向却不那么好。当然,内向的人很自我,内省,另类,不按常规出牌,自然难得文化的喜欢。外向的人不坚持己见,从众,随同,喜欢分享,依赖规则,服从环境,追求社会认同,自然容易成为文化价值导向下的可爱一族。”
明白我想说的了么?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