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What goes aroung comes around

就像是一面钟,绝大多数的人总要长到了那个节点,才知道老人是智慧的象征。在那之前,把过来人的循循善诱称之谓说教,经验教训是教条,老生常谈更是落伍得不可理喻。满心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卓尔不群并必将成为开天辟地人物。
这种循环几乎无法避免,所以没什么好难为情的。而且有些东西只有亲身体验过了,才有可能懂得其内核。好比耳明目聪的你很难去向盲人解释卡布奇诺色或对聋人描述落雪的簌簌声。再则同样的经历,经由不同的心,感受也是千差万别的。
像很久很久以前的冬天,没有暖气电热毯的房间里要盖很厚的棉被,棉花因为经年累月地洗涤即便晒过太阳也常常是拧成一块块的,沉重地压在身上,抱在手里的橡胶热水袋散发出来的挥之不去橡胶气味。又像条鱼一样穿梭在车来车往的新闸路上拎着一马甲袋子刚从同学绚丽借的小说,周遭的生煎馒头开锅时的油火四溅,磁带播放时特有的沙沙声,一元一对亮晶晶的发卡似乎都烟消云散了。还有,那旋钮可以调节的台灯,投影在白纸上一圈又一圈的黄色光晕。那么些再平常不过的情形,对有些人来说如日出日落花开花谢,静悄悄地就过去了,可是于我,却会想起一些事情,和一些故人,似乎从来都没有认真回忆过的细小。
大表哥三岁女儿一不开心就可以躲在墙角半天不说一句话,小表哥说我小时候比她还倔强,我说我怎么不记得了,一点都不记得了呢。然后在回来的车上,雨丝朦胧的窗玻璃上恍然显现了在绒裤外面套着新买蓬蓬裙的模糊身影,那时候我6岁。大张着眼睛不敢眨,生怕那浅浅的影子被雨水一冲即散,也因为泪水毫无声息地涌了出来。
若干年后,也许自己像妈妈一样看看儿女情长的电视,会会戏迷朋友亮亮嗓,早上买几样小菜下午小憩之后洗两件衣服,过着安逸和美的生活。
有一些忧伤,有一些欢喜,有一些向往,有一些坚守,不离不弃地始终陪伴左右,这样就很好了,真的很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