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轻愁

  “在一般的儿女交往中有一个异乎寻常的初次结识,显然彼此有相通的‘一点’。由于 我的矜持,由于对方的洒脱,看来一纵即逝的这一点,我以为值得珍惜而只能任其消失的一 颗朝露罢了。不料事隔三年多,我们彼此有缘重逢,就发现这竟是彼此无心或有意共同栽培 的一粒种子,突然萌发,甚至含苞了。我开始做起了好梦,开始私下深切感受这方面的悲欢 。隐隐中我又在希望中预感到无望,预感到这还是不会开花结果。仿佛作为雪泥鸿爪,留个纪念,就写了《无题》等这种诗。”
      2001年,诗人周良沛在悼念卞之琳先生的文章中:「他与张家小姐诗化的浪漫,在圈内早是公开的秘密。看著说话做事总是认真得不能不感到严肃的他,是没有勇气开口谈这些事。有次偶尔讲到<十年诗草>张家小姐为他题写的书名,不想,他突然不想,他突然神采焕发了,不容別人插嘴,完全是诗意地描述她家门第的书香、学养,以及跟她的美丽一般的开朗、洒脱于闺秀的典雅之书法、诗词。这使我深深感动他那诗意的陶醉。我明白了,年轻诗人首次于爱的真诚投入,是永难忘怀,无发消退的。虽然只是梦中的完美,又毕竟是寂寞现实中的安慰。」
…………
两个人倘若真是做了柴米夫妻,我想,作者就断然写不出如此诗情画意的句子了。到了人生的某个阶段,会突然醒悟。若是要留住完美,就要考虑离开它,隔得远远的,只让它鲜活在记忆里。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和事,除非自己去幻想,加上距离的成全。
所以,那个要跟着走完下半辈子的人,一定是离完美遥远,且一开始就了然于胸。你眼光里的温情,有得是珍惜和怜爱,却没有滚烫和芳馥。
窗外星光遍地,万籁无声,静听内心的情愫以及对完美印象的想念,这是最快乐的时刻之一。然而一个人、一生里去掉与世事困扰和照顾自己身体后所剩的时间并不多,何况还要这般安稳且平和的心境。
人生旅途中有意想不到的可怕之处,也有意想不到的美好之处,不再一门心思地与生活较劲,而是与它和解取舍有度。也许,正因为接受了生活不好看也不难看的本来面目,才会有意外的喜悦。
多个同事问我为何老中奖,我想这便是答案吧。该怎样,就怎样。美好的时候,就尽情欢笑;要离开的时候,就松手让它走,不哭泣。当你得到什么时,也就肯定会丢失什么,没必要去羡慕或抱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