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一切都会过去的

最近在看Dr.House的第三部,警察老是为难捉弄医生,看得叫我隔着屏幕生闷气。后来从姐姐那听到了另外一位医生的故事,情形也很悲惨,而且是真人真事。
医生生来似乎就拥有一双上手术台的手,有力修长稳定。凭借着系统的医学理论以及扎实的基本功,年纪轻轻便大放异彩。病人为求他主刀,想方设法要博取欢心。美人?金钱?地位?这一些世界上能许诺的东西他看上去都有,所以要打动他的心得到他的点头格外的艰难。这人的脾气同Dr.House一样,古里古怪。执拗地不近人情,如此不免会得罪某些人。(大概特聪明的人都有异于常人的性格怪癖?)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某次开刀,切掉了好肺,幸而立时发现并没有铸成大错。然而,被类似于“警察”的人牢牢记住,在文化大革命伊始,便适时地恰如其分地写成大字报。后来,医生被下放批斗,妻离子散。在劳动改造的某一天,村里有人得了重症急需手术,为请医生救治层层请示,最后终于下来一张批示: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据打下手的后来回忆:精妙的医术看得目瞪口呆,以致都忘了递器械。若是换成当年的情形,医生会像小李飞刀那般把消毒盘扔出去,里边盛的纱布引线之类的呼啦啦地满地都是。而那次没有,和气地说:请给我1号钳。
这是医生一生中最后一次刀,以后他看过猪圈扫过厕所背过死人擦过炉灰,却没有再救过人。平反后,住在儿子家,关系冷淡不亲厚。一年冬日,突发脑溢血,一个人静悄悄地走了。这或许是老天对医生的一种垂爱,让他不受病痛折磨。
一切都会过去的,最早是在《读者》上看到的,说是巴西足球队惨败而回,老人高举的牌子上写着:一切都会过去的。再风光再不堪都会过去,就象医生前半生的体面后半世的凄惨,就象是此时此刻,都在分分秒秒地过去。
 
//一直都想记梦记。如果真如大家所说的梦里的东西便是潜意识在破冰。由于不象日记可以选择一个时间安安静静地回想,它总是发生在夜里稍纵即逝,让我难以细想。昨天做的梦:驾驶着水陆两用船,穿过弄堂穿过大海,还收到了一个邮包,扉页上通常作者会写感谢某人的字句,惊讶地发觉是我的名字。邮包是在海上收到的,拿在手里湿湿的还很有分量,即便是在梦里,呵呵。觉得很有趣,想定了从现在起拿出记日记的坚持写梦记,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真的可以和本我握个手呢。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最近做梦特别凌乱,都是些片段,梦里头那家伙还老做些亏心事,再不就是特别遗憾的事,弄的睡醒了之后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会不会是最近上火焦躁?还是说内分泌不调?或者是生活过于单调乏味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