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千里之外

想起了一个10年之前的朋友,也不是无来由地。因为那天清晨有个弱智在窗下学鸡叫,音色远比公鸡更悠远嘹亮,而后保安的大声呵斥声,高高低低地便睡不不下去了。随后就想到了这个人。他曾在“音乐早餐”里描述过家乡的早晨,朗朗的天空清新的空气带着雨露的草场和此起彼伏的金鸡报晓。相比城市里却是混沌朦胧一片,窗外是雾蒙蒙的脸是似醒非醒和未及擦干净的眼屎,机械地边赶路边咬着油腻腻的大饼油条。那个时候, 他已经是玫琳凯的首代了,看上去是完全脱胎换骨的城里人了,可总喜欢甚至有些得意洋洋地谈论关于泥土芬芳的童年。大概是出于嫉妒,轮到我讲述清晨印象时,选择用的场景是最底层的,人物也是最末流的。应该是这样说的:惊扰我睡意的第一波是牛奶送货车分发牛奶时的哐啷声,接着是环卫工用芦花扫帚扫大街的唰唰声,再是倒粪车抽化粪池时的难闻气味,最后闹钟响了,天已大亮。还有那个包揽整个街区扫大街倒马桶等工作的老太婆。原谅我用如此不雅的词语来形容一个女子。因为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一张人的脸会令我们这帮无知无畏的孩子感觉害怕。她的皮肤犹如刀刻过的层层叠叠,眼珠凸起颧骨高耸下巴凹陷。总是拉长着脸不是在声嘶力竭地训人用最恶毒下作的诅咒,就是鼓着双眼视察她的领地。不许乱涂乱画,不许大声喧哗,不许别人竞争抢生意。稍有不合她意的事或者不知好歹的人,她就再一次雷霆万钧。她终生未嫁,生活俭朴近乎吝啬,大人们纷纷猜测她积蓄了不少金条。若干年后病故,她乡下的大侄料理后事,很多人都在门外看热闹,可据说只有两件替换衣服,什么都没有找到。街区保洁工作看上去不怎么上档次却一直是一个肥差,没有关系的根本就轮不上。因此便成了一个谜,那么多钱都到哪里去了,是不是也要喊一声芝麻开门?还有一位后门领奶站的,把牛奶瓶上敲盖的日期涂涂抹抹,隔夜的当天的混杂在一起卖。偏生被我喝出来了,拿去质疑,她便轻飘飘地说:啊呀,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这都间隔了很久,又是极其细小的事体,我却依旧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很奇怪的记忆。
之后,还陆陆续续讨论过一些别的,同月同日生,当然他是“先 生”赫赫。都喜欢用笔写点东西然后跑到便利店去传真。当时传真纸是感热纸,手心一悟字便化开看不清了,小心翼翼地捏着边角插在乐谱里。可惜时间这块橡皮还是抹平了墨迹,现在再翻只能连蒙带猜了。习惯性地校正发音语气,搞得大家有些扫兴拘谨,张着嘴却发不出声响。再后来,也就不联系了。究竟是什么原因,比起牛奶事件要重大得多,可我就是想不起来了,很奇怪。
也是那天,中午吃饭时跑出去买奶茶。气喘吁吁地过那条宽阔绿灯又很短的马路时,忽然觉察迎面走过来的人很像某个熟人。反应过来回头再找,却连影子也看不到了。不免生出一点点伤感,以为可以做一辈子朋友的,却在某天莫名地走失,以后纵然重逢亦不识。
每一年我都会启用一本记事本,背面通讯录上写得是当年认识的人,10年前的那本子上还有谁留下了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