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爬黄山

 
说过好几次了,自己并不太喜欢爬山。爬山是一种纯粹的体力活根本无法投机取巧(当然可以坐缆车或轿子,可是天都峰等最美的景点一定还是得靠个人力量的)。为了站在山顶上的那一刻满足隐藏在心底里想要一览众山小的微妙感受而在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里如同只蜗牛背着20多斤的背包一层层地攀上攀下,在我看来是很不值得的,更何况平日里也不怎么注重体育锻炼,体格一般脚力平平。
这次去黄山,有心血来潮的成分还有是觉得如果不走一趟的话,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作为一个中国人会遗憾。
去之前没有做过功课,只知道天气不太好要下雨,山上住宿很贵且不打折,设计的路线比较紧张,而身体又在反反复复的感冒中,临行前秋萍还严肃地说以我在四姑娘山的情形会比较难,总之前景看上去很不美。
装备还算齐整登山鞋风雨衣,一个也不少。登山鞋是去庐山之前朋友们帮忙买的。这些朋友msn上时不时地还会亮着,可是关于他们的境况都已经不太清楚了。时间就是这样,曾经一起过生日吹蜡烛睡过一张床的亲密无间,生疏了也就和路人甲乙丙丁一样了。好在鞋子还在,穿在脚下就会想起他们的种种可爱表情,并认定自己也并没有辜负那些个良辰美景。
 
来去坐的都是夜行火车,睡的也都是中铺。自己不是第一次乘夜班火车了,不会像唐唐兴奋得连厕所也要考察一番。保存精力才是首要,早早脱鞋上铺睡觉。其实也真没什么好看的,窗外被夜幕笼罩着黑漆漆得化不开,偶尔有灯光也是寂寥如城市上空的星辰。窗内大多数乘客在熄灯前都各就各位了,只有在进站时才可能看见隐隐绰绰的人影子在过道上晃来晃去。暗夜里的视觉显然失去了用武之地,而其他的感觉器官便格外敏锐起来,车厢的另一头传来两个日本人喋喋不休地交谈声,大概为明天的行程激动不已。虽然感冒呼吸并不顺畅,茶叶蛋的清香方便面的呛辣以及鞋袜的潮湿气混杂在一起形成的火车独有的气味还是扑鼻而来。就这样摇摇晃晃一个晚上到达黄山。
 
由于下雨,我们还是走经典路线,后山上前山下。才刚走没几步,Lulu发生低血糖,四肢麻痹脸色苍白,无法继续。只能把她送下山确定无碍后我们再重新出发。那一路上一直在想如果能晓得一点急救知识该多好,当时自己只会掐人中,而围观的人七嘴八舌一会儿说坐着好一会儿说站着好一会儿说慢慢走比较好,让已经六神无主的我们更加不知所措。今天上急救课时特意问了老师,说还可以掐大拇指与食指之间的“濮”,平躺服糖水等等。以后碰到了我想应该会镇静点,不过最好不要碰到,赫赫。第一天走了约摸6个小时,云谷寺到白鹅岭再到西海水榭(我们当晚住宿的宾馆),可能心事重重再加上风雨交加所以好像就是在不断地走,累了就歇,歇好了再走。我们懒得说话懒得拍照,直到李德宣称站在那块1779米牌子边拍照是对他能力的侮辱,我们才笑出了声,高度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点。
 
在上海就定好了房间付好了定金,尽管我们提前通知反复说明这是不可抗拒的因素,但屯溪青年旅社就是不肯少算一个。我们索性好好睡上一觉第二天起个大早来个胜利大逃亡。算下来还损失了20元呢,可还是无法让我们感觉理直气壮,以致当殿后的李德边溜边叫我们时,我一惊慌居然腿脚发软人停在梅花桩上直不起身来。
去了西海大峡谷,几乎不见别的人。少了人工开凿的痕迹,少了牵强附会的典故,呼吸着负离子心脑都觉得轻松。睁大眼睛看,那边好像是骆驼吧,更像是野猪吧,无所谓的,只要自己觉得像就可以了,一切随意。而光明顶呈现的风景是和西海迥然不同的,气喘吁吁地爬上去,上面人头攒动导游的小喇叭此起彼伏,很多游客都在吃干粮,垃圾扔得满地都是,要么就在光秃秃的石碓上取景留念为了一个好角度争得不可开交。1840米的第二高峰跟个学校小卖部差不多。莲花峰休养不能上,去了天都峰,1810米。越爬越高风越刮越猛,人像秋天的叶子随时随地都要脱离地心引力摇摇欲坠,尤其当手机突然在腰间震动起来。以后爬山一定得关机,特别是阴雨天万一打雷什么的,实在骇人。上得鲫鱼就觉得前面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天连着云云连着雨飘飘缈缈断如遇仙境,倒是更高的峰顶因偏于一角反而没有鲫鱼背来的惊心动魄,我们照了几张后也不留恋下了山。
 
下山的路跟上山的路一样望不到头,不断不断往下走,遇到垂直的坡度就手脚并用,经过瀑布就驻足欣赏几分钟,要穿针叶林就戴好手套套上雨衣防护好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兴致高的时候就学着刘三姐和那山头的对歌。花香鸟语,流水潺潺。下午五点多,才到达慈光阁,我们黄山的终点。 第三天去了翡翠谷和九龙瀑。天终于放晴还出了太阳。把背包扔在车里,轻松上阵。司机说翡翠谷可以玩2个小时,我们玩了4个小时。先是坐在山路的尽头看树看水看小动物。大部分经过的人都很眼熟显然都是山上下来的:)。然后在谷底洗脚嬉戏找好看的小石头给Lulu,大多数的照片也都是在那里拍的。在阳光的照耀下人变得精神,水变得清澈,天变的通透,没了上山时的有所保留,没有了雨衣外套的束缚,尽情地欢笑腾跃追逐打闹。九龙瀑一般,没什么说的。
在屯溪吃了顿好的,滨江路上的拉里。大家都说好吃好香,有的连吃了三大碗米饭。比起农家菜来我个人情愿吃kfc,我始终都吃不出传闻所说的鲜香肥美,天生就这个胃吧,吃完去了老街,大多卖文房四宝,家里还有几支不急着添置。就买了份地图,标价是5元,老板一听口音是上海来的就主动降价到3元。老板是上海人,插队到安徽。说来挺唏嘘,那张脸那身打扮已与当地人无异可一张口还是“阿拉”“侬”的不曾改变。
21:50到火车站,搭上22:05的火车。睡在上铺的情侣说在翡翠谷见过我们n眼,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李德说以你在山上的表现,明年3月一定要带你去登泰山。这恐怕是对我这次黄山行的最好注脚。另外,我还想再加一句:黄山么,小case。这句话憋到现在说,应该是名正言顺了吧。
 
最后再总结一下。
最难过的是Lulu中途退场。
最意外的是丢了身份证(之前,我还跟Lulu说不乘飞机就不用带了吧)
最气愤的是屯溪青年旅社,很没道德。
最骄傲的是我也能背着包走完黄山。
最开心的是在翡翠谷里喜刷刷。
 
还有最最感谢的是,爬山时你们从不嫌弃我的慢一直一直都在转弯处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