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一场游戏一场梦

去了次科技馆。由于是第2次去,1、2层的展品基本以前都看过。稍许遗憾的是那里有一个根据旋律来搜索曲名的数据库,而那首我找了好久的曲子对着话筒却一点也哼不出来。
3,4层是机器人和宇宙展。能下五子棋的机器人却是色盲,拿的棋子和对手的一样,黑色。声控的小狗能做十多个动作,但一定得先趴下才能起立。还有好几个展品都挂着保养或移至他地的牌子,看不到的东西总归是觉得有意思的。当然还是有些东西让我颇有感触的,它们是球幕影院放的“神秘的宇宙”以及相对论剧场演出的相对论的起源。前者20元后者免费。其实说起宇宙的无边无际和爱氏的相对论,大多微末有科学素养的人都知道个大概。然而当影像一张张地扑面而来,当那个模糊的人影说:或许我也是一个幻像。我又一次涌上了无依无靠的孤独感和身不由己的无力感。作为凡人,总想握住一点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东西,为此虽历经辛苦也孜孜不倦不肯松懈。可当这一切都如南柯一梦,心里的期盼希望便有被掏空的感觉,空荡荡地不知拿什么来填补。举个形象的例子就是用双手去掬水,收得再紧水也要走,唯一留下的印迹就是手是湿湿的,很遗憾的心情。
在心理论坛上,提了一个话题:认识你自己。让我惊讶的是居然有许多回帖说很清楚自己是谁。在我的认识概念里,能这样心口如一说的人要么是一路以来春风得意从未受过挫折要么就是无知小儿以为所谓大家就是爸爸妈妈。原来是我想错了,这世上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多如牛毛,而我这般时时自觉地、早已是食古不化了。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有心理困惑需要心理援助呢?很矛盾的悖论。
我的小朋友又病了,能找到缘由的看来也只有催眠了,感同身受地想一想也觉得难受。如果以上帝(可以俯瞰全宇宙)或爱氏的层面看问题,我们人类都已经是这么孤苦无助了,可还喜欢互相为难互相折磨着,令更弱小的更易感的生存地更为艰难。。。何必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