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背书

昨天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周遭天空唯一闪烁的是房顶四角的指示灯。
这个晚上要把30几页的A4纸过一遍,为这星期五下午的考试作准备。上星期培训时看到一大堆似曾相识的概念定律,就晓得要吃苦了。措手不及的是没想到就隔了这么近,拿到准考证起,就3天的复习时间。原来的出游计划全部泡汤,调转频率为背书波段。也不是没想过学别人样走走捷径弄份小炒之类以备万一,可终究是有心无胆,老老实实地背一背,比较心安。
烧了一壶咖啡,开着广播,书桌上除了讲义铅笔外还摊着一本闲书《上海fashion》。我读书时就喜欢这样三心二意,如果真是一心一意盯牢教科书看倒反而会走神想入非非。这习惯大概是小时在敞开的客堂间做功课所不得不养成的,那里人来人往从没有片刻安静过。单就写上海,众多的小资女作家里我更喜欢程乃珊。一来她出生在40年代还算亲眼见证了比较正宗的老克勒老腔调,二来她也不是一味地沉醉其中,还会写其他阶层的东西。譬如说穷街的家家户户喜欢把饭菜盛在一起堆得像座小山,每人捧一只,围桌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亦让她怦然心动。书里还有贺友直的插画,以前用透明纸临摹过他的《小二黑结婚》,好似寥寥数笔极其简单,但依样画葫芦总是难以神似。
广播从“越听越欢喜”放到“伤心至死”,大题目基本上全部背出来了。现在自己背书能眼看心记了,老早是要靠嘴动,背本书起码喝掉一只热水瓶。据心理学研究,小人认知多靠听觉,知识分子以视觉为主,如此说来至少我貌似有知识的了,赫赫。
“伤心至死”已是第二部了,可能作者鬼古女有医学背景,神神叨叨的诡异所思的人与事到后来大多是主人公幻听幻视出来的,这样能自圆其说了一本接着一本写,却都有些虎头蛇尾,辜负了这么铺张的开头以及我等雷打不动的收听。不过,谁又真正知道鬼了解鬼呢,德拉库拉么?
//space还是很不稳定,咳。
Advertisements
« »

2条回应

  1. 关于认知的问题,一直有个问题忘记问,说是人的认知是分三种,听觉,视觉,触觉(最后一种描述大概用词不对,但大概的意思是肢体接触)。而且好象还满好区分这三种类型的差别,然后对于不同类型的人可以用他善于的方式来交谈。
    有否这样一说呢?

  2. 是肤觉吧。
    对的,所以么要因材施教。现在正规教育强调的是视觉听觉对肤觉的人来说不太公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