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随便记记

因为有点伤风也没出去,在家老实呆着。其实也有点心理暗示,看到凭学生证门票可以打对折甚至更多,有点心动。慢慢来。
去了丽晶,在餐厅里看到有一圈外国老年团都拄拐杖走路了,可是背依然挺直。
考完试去了和平公园,这大概是市区里游艺项目最多的公园吧,是休息日特别热闹,要不是晚上有约会,我也想玩一下摩托车什么的。
在看了昨天俄罗斯大会堂的演出后,特别是在看了主持人舞林大赛之后,越发觉得他们个个都是跳舞天才。关于主持人,何婕总结的最经典:有所为有所不为。
去了zara店,收银处排得人山人海,中国人民真的是很有钱。衣服价格也不是想象中的廉价。一手可抓的夏天薄衣起码要300多,只要是产地上挂着from保加利亚葡萄牙。而from 中国的,厚厚的一件夹克也只要600元,赫赫。这里最小的大多都是m,所以对于我这样身材的看看就过。
把直线曲线看完了。发现有意思的细节,以前言情书里男主人公的职业一般是艺术家或是有钱人的儿子。而现在呢多了一项:心理咨询师。如此看来,这个事业欣欣向荣。只是,心理咨询师与屏幕前侃侃而谈的绅士淑女并不相同,而且即便来了一个赏心悦目的来访者,也不能发展其他私人关系。这份工作说白了是清扫大脑垃圾的保洁工,和管小姐想象中的光鲜亮丽大相径庭。
这几天在报纸上看到丁俊辉出征的照片。原本还比较清瘦的脸现在是胖了一大圈。刘翔也是拿了金牌之后,几乎在田径场上鲜有亮点。3月份说是养伤,5月份呢?但愿我只是杞人忧天吧。我们的运动员挺少在功成名就之后继续做常青树的,基本上都是捞到一票立即走人。在他们看来运动不是兴趣而是改变人生的一个捷径,这或许也是弱国心态的一种表现。
昨天,是世界睡眠日。然后有报纸说是深更半夜写blog引出的。为什么连失眠的问题都要怪罪给它呢?奇怪。
今天在强强上,娄说申花队输赢跟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别人怎么说怎么做,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想想也是。
还是想想自己的伤风,企盼它快点好吧。
星期6要去文庙,该买什么书呢?想了半天也不还是没底,小说书不如去图书馆借,外语书有一橱柜,而心理书又不太放心在那买。不过不会落空,还有城隍庙的小吃展览,最后两天,真是好巧。
梦的解析也看好了,昨天做了一个无比清晰的梦,我成为某个足球俱乐部的领队正在制定训练表,还暗笑那些以为我是外行可欺的人。这算哪门子的愿望达成阿?可惜国内都没有合格的精神分析师,一切妄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