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撞击

上星期五的撞击是安乐死是否立法保护。本来,我一直都同意个人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消亡,连这种事情还得向上级申请小组讨论领导敲章未免也太官僚了。猜想这样的观点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那场辩论的支持率就是绝对的一边倒,而以前大多是不分伯仲。
不过我现在却有些动摇了。倒不是那个反方所提出的一些理由诸如好死不如赖活着,每一天太阳都是好的,人要坚强………………。而是看到其中一个资料,说是家中老父得晚期癌症,痛得死去活来。医生说即便花上23十万也无法治愈。小辈们决定保守疗法苟延残喘。老父亲说是想安乐死,但言语之间我却觉得他想活。一旦有减轻痛苦的药物免费提供,他也会去打听去尝试。之所以想快点走,我想只是不希望再拖累家人。
安乐死的初衷应该是让病患有尊严的离去,而不是由于看不起病付不起药费的迫不得已。对吗?
再说安乐死现在通过的只有极少数的国家,并且都是福利条件最好的几个。正方说上海的物质基础够格了可以先行试点,可是保障条件呢?为什么不想着去学习发达国家多建立一些几乎免费的临终关怀机构呢?(如果有,我一定来报名做心理疏导)
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我反对安乐死合法。
 
穷富之间的差异已经如此巨大。表现在经济上,任坚强可以公开宣称自己为富人造房子,这或许还可以容忍。私下里就说过假如所谓富人就他这样的,我还避之不及呢。可是要是鸿沟都表现在生死层面上了,就不得不让我感到沮丧悲观难受。
在另次撞击上谈到的是代孕妈妈的问题,一方便尖锐地指出还好有法律保护否则穷人不可避免地成为富人的子宫。
现在又在召开大会,上交的议案大多是老生常谈,各种各样的乱收费。如果代表多是“巩俐们“我相信情况还会是一样。对巩俐我没有任何个人偏见,只是她们关注的问题已然脱离大众,她们/他们难以代言我们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